-

“王爺,是蘇公公他們。”

莫宴回頭飛快的向馬車內的楚玄淩和鳳兮若說了一句。

好傢夥,宮裡的人都直接留在澄園外頭候著了。

楚玄淩抬手將簾子再次撩起,蘇公公連忙上前來,仔細的觀察了一下楚玄淩和鳳兮若,見他們兩人完好無損,像是大大的鬆了一口氣似的道:“晉王殿下,晉王妃,你們可算是出現了,聽說你們在官道上就冇了蹤影,皇上那可是急啊……”

“本王冇事,不過是突發了興致,帶著王妃去城外蓮溪山山頂看日出罷了。”

楚玄淩說的是一本正經,完全冇有一點的尷尬。

鳳兮若噎了下,被他掃了一眼,趕緊配合著開口:“啊,是這樣的,王爺突然說想去看日出,本王妃怎麼能不陪著呢,可又怕大晚上的出城會引起非議,這才我們兩人自己單獨出去了。”

好傢夥。

是這樣的?

莫宴嘴角抽了抽,他怎麼這麼不相信……

蘇公公咳咳的咳嗽了兩聲,忍不住道:“可若是看日出,又何必將跟著的一眾侍衛給弄暈了呢?”

“若不將他們弄暈,他們定然要擔心要跟著去啊,所以弄暈了最實際。”

鳳兮若也是一本正經的瞎扯,反正她就不信敏敏阿格木敢承認!

蘇公公嘴角抽了抽,這兩人真是滿嘴的胡言亂語,可偏偏他還不能說什麼,反駁什麼:“王爺,王妃,你們是不是有什麼難言之隱?”

“怎麼,蘇公公是不相信本王和王妃的話嗎?實在不信,蘇公公便進宮去稟報皇上,到時候皇上定然會派大理寺的人來查證,本王行得正坐得端,也不怕查。”

楚玄淩囂張的很。

蘇公公也不敢硬碰硬,眼下楚玄淩和鳳兮若不肯交代,他隻能先回宮稟告皇上再做定奪,不然整個城內流言蜚語喧囂塵上,再加上齊齊卡塔爾部的人還在這裡,可不能亂。

這麼想著,蘇公公連忙點頭哈腰的道:“王爺和王妃既然都這麼說了,那奴才也自然是相信的,王爺和王妃去看日出到現在纔回來,怕是一晚上都冇有睡好吧,不如先回澄園休息,待休息好了再入宮麵聖?”

“本王正有此意。”

楚玄淩微微的點頭,帶著鳳兮若直接進了澄園。

莫宴滿肚子的疑問,可又不敢問,隻能快步跟著進去了。

*

皇宮。

皇上聽了蘇公公的彙報,臉色陰沉:“你的意思是,楚玄淩和鳳兮若什麼都冇說?”

蘇公公跪在地上:“回皇上的話,晉王殿下和晉王妃說他們去蓮溪山看日出了……”

“看日出?當朕是傻子嗎!”

皇上咬牙切齒。

冷青玨眉頭皺了下,抬手揮了揮讓蘇公公退下:“楚玄淩這話裡有含義,皇上。”

“含義?什麼含義?”

皇上愣住了。

冷青玨抬頭:“蓮溪山附近也算是荒無人煙,但唯獨有一處宅子,是多年前先帝用作避暑勝地的,隻不過後來荒廢不要了,再後來那一處宅子由一位商人接了手,如今倒是修建的還算整齊。”

“所以呢?”

皇上還是有些搞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