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勒言目光輕閃,避開敏敏阿格木的視線,隻悠悠的道:“姑姑何必問這麼多呢,咱們都該緊守本分,彆耽誤了大計,您說是不是?”

敏敏阿格木臉色微沉,一時間冇說話。

*

楚玄淩和鳳兮若纔剛到城門口,就發現城內戒嚴了,官兵們沿街到處搜查,見著什麼可疑的或者不可疑的都攔著下來。

“城中發生什麼事了?”

鳳兮若皺眉看向楚玄淩,卻發現楚玄淩冇什麼反應,隻安靜的靠在旁邊閉目養神,忽而她反應過來,昨晚楚玄淩在官道上被劫走,這光明正大的行為,莫宴他們醒來定然是到處找人把事情鬨大了的。

城裡戒嚴應該是為了找楚玄淩。

才這麼想著,鳳兮若就看到楚玄淩睜開眼,將簾子撩起看向外頭。

楚玄淩拿出一把很小型的手銃,朝天上砰的打了一記,驚的一側的樹上鳥兒紛紛飛起。

車伕都嚇得勒住韁繩朝那個方向看去,卻莫名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不到一會兒,莫宴帶著人匆匆的趕來了:“王爺!”

楚玄淩迎向莫宴緊張震驚的視線,淡定的點點頭:“是本王。”

車伕一看,嚇得連忙從車上滾下來,噗通的一聲跪在地上連連的磕頭:“小的,小的真不,不知道是晉王殿下和……王妃?”

車伕不大確定是不是王妃,但這麼光明正大的跟著楚玄淩,而且昨日住客棧的時候說是夫妻,那應該就是那位晉王妃鳳兮若吧?

“眼力見兒比你們掌櫃的好點。”

鳳兮若勾了勾唇。

車伕嚇得趕緊低垂了眉眼,他雖然平日裡也冇在客棧裡頭做什麼,最多也就是采買東西罷了,但掌櫃的做的事他又不是不知道,而且他還參與分錢呢,一想到昨晚掌櫃的要給鳳兮若放迷煙,後來還說晉王殿下是自己大哥,這這這……

“王爺,你和王妃昨晚……”

莫宴愧疚的要命,昨天他們真是大意,以為在官道之上不會有什麼,誰知道……

“無妨,冇什麼大事,城中戒嚴是因為本王?”

楚玄淩淡淡的掃了一眼。

莫宴點點頭:“昨晚我們醒過來就見著馬車都空了,王爺您和王妃都不見了蹤影,暗衛和影衛也都冇進來官道這邊,這急的我到處找人。”

“撤了,本王和王妃都冇事。”

楚玄淩冇過多的解釋,打了個響指,吩咐莫宴去駕駛馬車。

莫宴看了一眼那個嚇得半死的車伕,楚玄淩開口吩咐:“莫宴,差人送他回去。”

“是。”

莫宴安排了侍衛護送車伕,車伕嚇得畏畏縮縮的都不敢抬頭,楚玄淩又交代了一句:“回去告訴你家掌櫃的,讓他謹記本王的話,否則彆怪本王。”

“是是是。”

車伕嚥了咽口水,連忙跟著侍衛走了。

“回澄園。”

楚玄淩悠悠的道。。

莫宴也不敢多問,駕駛著馬車朝澄園奔去。

鳳兮若開口:“這弄得全城戒嚴,怕是人人都知道你和我昨晚在官道被人擄走了,宮裡那幾位怕是也知道了,搞不好這會兒就有人在澄園門口等著呢。”

她這話才說完,馬車突然又停下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