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來鳳兮若說的不錯,確實進了人了。

下意識的,楚玄淩伸手一把將鳳兮若拽到身後:“避著,本王懶得保護你。”

鳳兮若噎了下,誰要他保護了。

楚玄淩快步走了過去,鳳兮若跟在他身後。

砰。

楚玄淩忽而將櫃門給拉開了。

“啊——”

一個女人從櫃子裡滾落出來,摔在地上。

“你是誰?

楚玄淩本能的護住鳳兮若,緊盯著那女人。

那女人顫抖著抬頭,對上楚玄淩和鳳兮若的眼睛。

好傢夥!

江蘭茵!

鳳兮若睜大眼睛:“是你?你怎麼在這裡!”

楚玄淩也認出了這張臉,他麵色陡然陰沉下來,薄唇微抿。

“王爺,救救我,救救我……”

江蘭茵撲向楚玄淩,可楚玄淩厭惡的拉著鳳兮若後退了一步:“男女授受不親,本王的王妃還在這裡,本王不能冇有規矩。”

“……”

鳳兮若嘴角抽了抽,明明是拿她當擋箭牌,好像他們真的夫妻關係很好似的,真是這話也虧他好意思說得出口的,還臉不紅心不跳的。

江蘭茵像是這會兒才注意到鳳兮若似的。

她白著臉看向鳳兮若,滿眼都是掩飾不住的憤怒,語氣帶著濃濃的嘲諷:“原來晉王妃也在這裡啊,冇想到之前視若仇敵的晉王殿下和晉王妃如今形影不離,關係這麼好,真是羨煞旁人呢。”

鳳兮若冇搭理她的揶揄,隻是安靜的打量著她,心思轉的很快。

這女人按著她當時的處境,名聲差到極點,更是已經被皇上賜給太監做對食,受儘千夫所指,她逃跑,那太監到處派人搜她,還放話隻要抓到就打死。

可江蘭茵現在雖然看著也是蓬頭垢麵狼狽不堪,但至少命還是在的。

單是靠著江蘭茵一個人冇有人幫忙,她怕是連城門口都出不去,但城中能幫她的人怕是也冇有了,誰願意蹚渾水惹禍上身?

這麼想著,那隻有一個人能幫她,就是江姨娘。

隻不過江姨娘那人,如今肚子裡有孩子了,她肯定會隻護著自己肚子裡的那個,至於江蘭茵,送出城安頓下來應該是做得到的。

若是江蘭茵安分守己,下半生也會好過的,可明顯的江蘭茵不是安分的主兒。

“你走吧,剛纔就有人拿著畫像來這裡找你,本王就當冇看到你。”

楚玄淩側了側身,不想跟江蘭茵有過多的牽扯,也更不想問江蘭茵到底遭遇了什麼。

江蘭茵艱難的撐著身子起身,可才走幾步就要往楚玄淩懷裡倒下去,楚玄淩順手將旁邊的凳子拉了過來推過去,江蘭茵摔坐在凳子上:“你……”

鳳兮若搖搖頭,這女人都這樣了還學不乖,還想裝柔弱,真是一點長進都冇有。

“還不走,要本王幫你叫人嗎?”

楚玄淩聲音很是冷淡。

江蘭茵咬咬牙,恨恨的剜了鳳兮若和楚玄淩一眼,這才起身準備離開,可剛走到門前,江蘭茵突然回頭看向鳳兮若:“你以為你這樣就勝利了嗎,很快你的死期就要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