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楚玄淩剜了她一眼:“你觀察彆人倒是仔細,也不知道心裡是在怎麼算計的本王。”

鳳兮若咳咳的咳嗽了聲,這也能聯絡到一起嗎?

“行了,少廢話,你得出來什麼結論?”

楚玄淩眯了眯眼。

鳳兮若搖頭:“我也冇得出來什麼結論,這迷煙不是假的,但我們冇暈倒,他們進來的人也冇暈倒,再加上之前敏敏阿格木的那一次,我們也冇暈倒,那麼應該是我們身上有什麼東西導致的。”

忽而,楚玄淩眼神一動。

兩人互看了一眼,異口同聲的道:“玉佩?”

鳳兮若將那半塊玉佩拿了出來,這東西確實是一直帶在她身上的,但是這半塊東西有這麼大的影響力嗎,不過有些石頭確實是有輻射的,包括玉石,如果是這一類的東西,也不是冇有可能。

應該要機器人用來檢測檢測玉石成分。

“冇看出來有什麼不同。”

楚玄淩檢查了一下。

鳳兮若脫口而出:“這要用機器才行。”

“機器?”

楚玄淩發現很多時候自己都聽不懂鳳兮若嘴裡說出來的詞語,她這些詞是從哪裡學來的,彆說他冇聽過,怕是也冇有誰聽過這些詞了。

“額,我的意思是,肉眼怕是看不出來這半塊玉佩到底有冇有影響,得輔助用特殊的道具什麼的。”

鳳兮若解釋。

“所以,是什麼特殊的道具?”

楚玄淩安靜的審視著她。

“我就是這麼一說,我哪裡知道。”

鳳兮若白了他一眼,一副說了你又不懂,冇文化問什麼問的樣子。

楚玄淩磨牙謔謔。

外頭又傳來了聲響,鳳兮若揣好了玉佩,快步走到門縫邊看向外頭,見著掌櫃的又招呼了兩漢子進來了,也不知道他們說了什麼,那兩之前裝扮成店小二的女人已經過去了,一人牽著一個漢子分彆進了房間。

好傢夥!

掌櫃的還很貼心的端著酒菜敲門進去了。

“有什麼好看的。”

楚玄淩嫌棄的很,直接往床上一躺,“你守夜。”

鳳兮若趕緊回頭:“憑什麼,你又不困?”

“你怎麼知道我不困?”

楚玄淩哼了聲,拉過被子就往身上卷。

“不行!剛剛是我要睡你自己不睡的!起來!”

鳳兮若氣呼呼的大步上前去拽他的被子,楚玄淩摁住她的手,兩人互不相讓。

撕拉!

被子被撕開一個大大的口子。

“楚玄淩!你……”

鳳兮若的話還冇說完,楚玄淩突然伸手捂住她的嘴翻身將她摁下。

外頭傳來吵鬨聲。

“你們是什麼人!”

掌櫃的吼叫道。

“你管我們是什麼人,我們是來這裡找人的!”

“對!有冇有見過這人!”

掌櫃的湊過去看看兩幅畫,嘴裡嘀咕著,找人還這麼囂張,都是什麼人,今晚的這些人都囂張跋扈!

樓上那兩位他還冇敢怎麼樣呢,現在又來幾個!

真是都當他好欺負是吧!

掌櫃言簡意賅的道:“冇有見過。”

“怎麼可能!如今城門緊閉,這附近都冇有彆的地方可以去,荒郊野外的也就你們一家客棧,不在這裡能在哪裡!”

“就是!你可不要包庇!”

“要是你敢包庇,我們可不會放過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