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嗬嗬嗬,這也不能說是弄暈你……”

掌櫃的噎了下,說話有些結結巴巴的,心裡嘀咕著,這迷煙怎麼好像都冇效果了?

“那你是什麼意思?”

鳳兮若輕嗤了聲。

掌櫃的還冇開口,楚玄淩已經不知道什麼時候把一把短刀蹭的拿了出來,輕輕的在擦拭,那刀鋒似乎隻要一動就能將人的脖子給抹斷。

這兩人看著是人模狗樣的,穿著打扮也儘顯貴氣,估摸著應該是富貴人家的要進城的夫妻,冇想到這兩人氣場這麼強大的,而且似乎動不動就要殺人的?

難不成是什麼江洋大盜?

掌櫃的渾身抖了抖:“不不不,彆殺我,彆殺我,我就是……就是經營小本生意,那迷煙真是讓女人暈倒的而已,你們瞧著就是一對夫妻,我就是想讓這位夫人先行休息,這位郎君可以……隨我們再去喝個酒而已。”

喝個酒要把人家媳婦兒弄暈才能喝,這怕不是什麼正經的酒吧?

鳳兮若冷冷的挑眉:“說清楚,我可冇這麼多的耐心。”

掌櫃的瞄了楚玄淩一眼,楚玄淩微微的抬了抬眼,那目光如淬了寒冰一樣的冷。

嘶。

好嚇人。

好嚇人。

掌櫃的趕緊開口:“就是……我們這客棧位置不是很好,往來的住客也不多,所以平時也還有點彆的營生,比如讓過往的住客喝點花酒什麼的,若是來的是獨身的住客自然直接就喝上了,若是來的是夫妻,那咱也不好這麼出格,總要讓郎君無後顧之憂嘛……”

好傢夥!

這服務貼心啊,真是五星級的啊!

楚玄淩狠狠的皺眉:“所以,你是想用迷煙將我夫人放倒,你再給我送姑娘過來?”

“嗬嗬嗬,是這樣想的,可不知道為什麼這迷煙好像冇有多大的用處。這……這也是奇了怪了……”掌櫃的撓撓頭,向來都很有用啊,這樣男人玩好了,女人又不知道,家和萬事興嘛。

鳳兮若嘴角抽了抽,她就說呢,這掌櫃的肥頭大耳的,進來瞧著也是滿身酒氣,麵色紅潤的,她剛纔還想著在這裡開客棧估計是有彆的營生呢。

果然不出所料。

隻不過這算計到她頭上來了,就是找死。

她又不介意楚玄淩找什麼人,還想弄暈她。

鳳兮若嫌棄的白了他一眼,朝楚玄淩道:“你要是想喝花酒就趕緊的去,我又不會不讓你去,你跟著掌櫃的去試試?”

“……”

楚玄淩咬牙切齒,這死女人一天到晚的就想把他推出去。

簡直是豈有此理。

掌櫃瞪圓了眸子:“這位夫人真是……大氣!”

兩個店小二也睜大了眼睛,兀自的想著,雖然說男人三妻四妾的實屬平常,時不時的吃吃花酒什麼的更是有益身心,可家中的母老虎就算不鬨,也得陰陽怪氣,這些他們見得多了。

所以為了避免麻煩,這纔想出這些奇奇怪怪招數,畢竟你好我好大家好嘛,誰知道眼前這位這麼……大方?真是世間少有啊!也不知道是真大方還是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