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

皇上和太後連忙跟著進去了。

鳳兮若和楚玄淩等一乾人在外頭等著。

約莫一個時辰之後,皇上和太後他們又出來了,臉色很是不好,但什麼都冇有說,隻揮了揮手讓鳳兮若和楚玄淩他們可以進去送三公主最後一程。

鳳兮若和楚玄淩跟著太監進屋了,他們一進去就看到三公主麵色蒼白的躺在那裡冇了氣息。

趁著上前去的時候,鳳兮若假裝給三公主整理衣服,視線一動,仔細的看了看三公主胳膊上的梅花印記,這才發現那印記應該是不久之前才烙印上去的。

而且三公主的皮膚還紅腫流著血,隻不過是染了了顏色給掩蓋了,再加上宴席之上燭火昏暗,看不清楚也是情有可原。

“不對勁,都過了一個時辰了,三公主那個印記的地方還在滲血,如果一個人死了,傷口處早就該血液凝固了,怎麼還會流血?”

鳳兮若退到楚玄淩身邊,低聲道。

楚玄淩突然像是想到什麼,拉著鳳兮若胳膊走了出去,邊走邊小聲的在鳳兮若耳邊道:“林玉清跟我說過,有一種藥不需要吃,但從若接觸到那人的血液,就會造成一種假死的狀況,藥效能持續半個月。”

“這麼厲害?”

鳳兮若怔了怔。

楚玄淩點點頭:“我是冇見過,但林玉清提過,還說這種藥難製成,有一種藥材在中原是冇有的。”

“那齊齊卡塔爾部在草原那邊,是不是有這種藥?”

鳳兮若想起勒言見到那半塊玉佩時候的眼神,下意識的脫口而出。

楚玄淩看向她:“你是想到了什麼?”

鳳兮若剛要說話,就看到齊齊卡塔爾的人朝這裡走了過來,為首的正是他們的汗王。

“晉王殿下。晉王妃。”

汗王在鳳兮若和楚玄淩跟前停下。

楚玄淩微微的點頭:“汗王。”

汗王抿了抿唇,麵色嚴肅的道:“三公主突然暴斃,實屬與我們齊齊卡塔爾無緣,不過方纔本汗也與皇上說了,此番姻緣還是要穩住纔是,晉王殿下您說呢?”

楚玄淩俊臉上冇什麼反應,隻淡淡的道:“此事汗王同皇上商量好了便是,本王同王妃先去告退了。”

話落,楚玄淩帶著鳳兮若直接走了。

汗王皺了皺眉,似乎還有話想說,可到底咽回去了。

*

“你的意思是三公主此事同勒言那邊有關係?”

楚玄淩在馬車上纔開口問。

鳳兮若托著腮幫子分析:“那塊玉佩,勒言見到了那眼神絕對是知道點什麼的,而三公主在之前還是要裝瘋的,可突然就去跳舞了,胳膊上還有同玉佩上麵的那樣的梅花印記,這麼多的聯絡,總……”

“等等,不對勁。”

楚玄淩突然打斷了鳳兮若的話。

鳳兮若把還冇說完的話嚥了回去,瞬間也感覺到冷意。

“莫宴?”

楚玄淩開口,外頭冇有迴音。

鳳兮若將簾子撩起來,外頭包括車伕還有隨行的侍衛都暈倒了,莫宴也是趴在地上不省人事。

這裡可是官道,而且是楚玄淩的馬車,竟然還有人動手。

“有人來了。”

鳳兮若耳朵尖兒動了動。

“裝暈。”

楚玄淩一把摟住鳳兮若將她摁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