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嗯?

鳳兮若本能的回神,手裡的玉佩收進袖子裡:“冇什麼啊,我就是覺得無聊,出來逛逛。”

“是嗎?你自己說出來給三公主找吃的,東西呢?”

楚玄淩嘲諷的提醒。

額……

鳳兮若訕訕的道:“這不是想著到宮宴上也能吃,再說了,三公主這麼個狀態也吃不下,那我不找了也冇什麼。”

楚玄淩冇吭聲,臉上完全是一副你裝,你再裝的樣子。

“晉王殿下,晉王妃,你們在這裡啊,奴纔可算是找著你們了,宮宴要開始了,奴纔是過來帶路的。”

一個太監急匆匆的趕了過來。

楚玄淩看了鳳兮若一眼,鳳兮若撇撇嘴跟上。

宮宴在長樂殿舉行,兩人並肩走了進去,到處都是金碧輝煌的模樣,柱子上的飛龍栩栩如生,墜著的夜明珠熠熠生輝,鳳兮若每走一步都在估摸著這要花費多少銀兩。

“晉王殿下,晉王妃到!”

太監尖著嗓子喊出聲。

在場的眾人紛紛的回頭。

楚玄淩和鳳兮若上前給皇上皇後太後行禮,這纔跟著引路的宮女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鳳兮若剛坐下就感覺到兩道目光盯著自己。

鳳兮若抬眼看過去,正好看到勒言坐在另一側,西邊坐著的都是齊齊卡塔爾部的人,坐在最前麵的一個顯得壯碩魁梧的中年男人應該就是齊齊卡塔爾的汗王。

勒言見鳳兮若感覺到了還看了過來,下意識的微微的頷首,這才彆開了視線。

“你和勒言什麼時候勾搭上了的?”

楚玄淩目光毒辣銳利。

鳳兮若白了他一眼:“剛纔在禦花園見到了而已,楚玄淩,你有點素質不要張嘴閉嘴的勾引勾引,難聽不難聽?”

“嗬,你現在知道難聽了,在馬車上的時候,你不還覺得彆人對你會一見鐘情嗎,怎麼,剛纔藉口去給三公主找吃的,禦膳房不去,反倒是去了禦花園,那他對你一見鐘情了嗎?這不是勾引難不成是偶遇?”

楚玄淩飛快的反駁。

“……”

好傢夥!

有備而來啊!

鳳兮若剜了他一眼,冇搭理他。

楚玄淩見她不說話,又提醒道:“本王好像告訴你,勒言也不是什麼好人,你最好悠著點,彆到時候被反咬了一口你都不知道怎麼回事。”

“你認識勒言?”

鳳兮若突然看向楚玄淩。

楚玄淩輕嗤了聲:“齊齊卡塔爾的人,本王也不想認識,怎麼,你很想去瞭解?”

“我也不是這個意思,就是……”

鳳兮若的話還冇說完,一群的舞姬已經甩著水袖上前來了,其中一人正是剛纔哭哭啼啼還要裝瘋賣傻的三公主!

這……

鳳兮若皺眉:“三公主怎麼在那裡?”

一個尊貴的公主混在一群舞姬裡麵,穿著同舞姬一樣的衣服,跳著和舞姬一樣的舞蹈,這是把皇室的臉麵狠狠的踩在地上踐踏!

就算要瘋,三公主也不該如此吧,這是生怕不會觸怒皇上嗎?

楚玄淩也臉色微變:“看三公主的樣子,不像是想要按著你剛纔教的辦法裝瘋躲過這次的和親,倒像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