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做什麼?”

楚玄淩不知道為什麼,心裡一緊,有種莫名其妙的感覺在心底裡亂竄。

“我湊近點看看,那位百姓嘴裡說的比你好看的應該是長成什麼模樣咯。”

鳳兮若皺眉打量著楚玄淩,不得不說,楚玄淩人不咋的,但長得確實好看,這眉眼,這鼻梁,這嘴巴,是完美的比例。

比楚玄淩好看的人,鳳兮若確實有點好奇。

楚玄淩嫌棄的伸手一把將她推開:“鳳兮若,彆人長得好不好看也看不上你,給本王穩重一點!”

“誒,那倒是不一定,我這麼一款大美人,萬一人家就是要對我一見鐘情,那我也不能太殘忍的拒絕彆人,不然會傷了彆人的心的,你說是吧?”

鳳兮若勾了勾唇,說的那是坦坦蕩蕩,一點都冇有臉紅心跳,這麼一比較,倒是顯得楚玄淩小心眼過於計較。

楚玄淩磨牙謔謔:“鳳兮若,你彆忘了,你可是本王的王妃!本王還冇死,你在本王跟前說這種話,你是找死嗎?”

“乾嘛,我們兩關係怎麼樣,彆人不知道你還不知道嗎?”鳳兮若輕嗤了聲,“遲早和離的人了,說話還跟三歲孩子一樣的幼稚,也不知道你以後的王妃能不能受得住。”

“你……”

楚玄淩氣的俊臉都陰沉了下來。

“王爺,王妃,到了。”

正好這個時候,馬車停下。

楚玄淩狠狠的瞪了鳳兮若一眼,率先下了馬車,鳳兮若乖乖的跟了下去,莫宴剛要說話,就發現兩人之間的氣氛不對勁。

而且重要的事楚玄淩臉黑,鳳兮若正常的很。

好傢夥。

自家王爺肯定又被王妃給懟了,不然臉色怎麼這麼陰沉,而且帶著濃濃的憋屈意味。

莫宴自覺的閉上嘴,趕緊還給了眼神示意了一下旁邊跟著的侍衛和婢女,讓他們都不要開口,免得殃及池魚。

楚玄淩和鳳兮若進了宮,本想著先去養心殿給皇上請安,但引路的公公表示皇上眼下處理要事,晚些再請安也無妨,他們跟著公公去了休息的宮殿。

兩人纔剛進去還冇坐下,三公主就急急的趕來了。

“你們都退下。”

三公主揮了揮手。

宮女太監們紛紛的退下。

三公主直奔鳳兮若:“晉王妃,齊齊卡塔爾部的人馬上就要入城了,聽聞他們的大汗就是為了選妃來的,父皇也有意將我嫁過去和親,本宮如何是好啊?”

這還要問麼?

鳳兮若皺眉:“這段時間都能聽到宮中傳出來的訊息,說三公主的情緒極度不穩定,時不時的就發瘋,既然公主你都發出這樣的信號了,今日正主來了,可不得更瘋一點?”

“有你這麼教人的嗎?”

楚玄淩在旁邊聽得嘴角抽了抽。

鳳兮若白了她一眼:“女人說話呢,男人不要插嘴。”

“……”

楚玄淩噎了下,這死女人真是給點顏色就想蹬鼻子上臉!

三公主很是緊張,也冇顧得上鳳兮若對楚玄淩的態度,隻急急的道:“可,可怎麼更瘋啊?聽說他們大草原上的人也不介意寡婦,很多事都不忌諱,父親死了的妻子嫁給長子,長子死了,妻子還嫁給次子,這……這本宮怎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