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麼?你不是鬼醫一族的傳人嗎!你們的人上次不是連晉王殿下和晉王妃都能救嗎,駙馬為什麼不能救!你給本宮起來,今日你要是救不好駙馬,本宮就將你治罪!”

三公主怒喝道。

楚玄淩和風兮若互看了一眼,也走了進來。

風兮若開口道:“三公主,不然我們都出去吧,許是鬼醫一族的醫術不想流露在外頭,都在這裡盯著陸姑娘,怕是她也不好下手的。”

楚玄淩也跟著點點頭:“本王也這麼認為。”

三公主現在滿腦子就想著救好自己的駙馬,所以不管怎麼樣,她都能接受。

“好,本宮到外頭等著,你們都出去,陸神醫,你若是將駙馬救回來,本宮會給你賞賜!”

話落,三公主轉頭出去了。

楚玄淩和風兮若正邁步要走,陸寧深呼吸了一聲開口到:“晉王殿下,晉王妃,請留步。”

“陸神醫,有事?”

風兮若挑眉迎上她的視線。

陸寧咬咬牙,揮手讓旁邊的下人都退下將門關上了,她纔開口:“王爺,王妃,駙馬這個樣子根本就救不了,我……”

“你既然是鬼醫一族的傳人,自然是有你的看家本領的,不然找你來做什麼,不要廢話了,趕緊的救人吧,拖下去那是隻能把人拖死。”

風兮若言簡意賅。

楚玄淩薄唇微抿根本不想說話,直接冷冷的給了陸寧一個眼神,跟著風兮若出門去了。

“你猜她會怎麼做?”

風兮若看了看緊閉的房門。

楚玄淩冷笑了聲:“她能怎麼做,估計是想給冷青玨送信吧。”

他的話剛說完,莫宴就從另一側偷偷的繞過來了,手裡拿著一隻手掌大小的灰色小鳥,腳上還綁著一張小小的紙條。

“王爺,王妃,陸寧這是想送信求助,被屬下在窗外那邊攔截下來了。”

莫宴小聲的道。

風兮若將紙條拿過來看了一眼,果然是給冷青玨的。

楚玄淩點點頭:“紙條處理掉。”

“是。”

莫宴將小鳥揣進兜裡,接過紙條趕緊出去了。

風兮若看向楚玄淩:“你倒是挺聰明,知道她會傳信求助,還提前安排了莫宴在那邊守著。”

“本王的聰明你現在才知道嗎?”

楚玄淩傲嬌的挑眉。

內室。

陸寧來來回回的走著,一顆心是七上八下的,她的信送出去也是有一陣子了,雖然剛纔那種小鳥不如之前小金鳥送信送的快,但已經比普通的信鴿要快上數倍。

按著這個時間來算,小鳥已經到冷青玨那邊了,可為什麼還冇有任何的訊息回來?

再這麼等下去,怕是駙馬死了都得怪在她的頭上。

不行!

她要先離開這裡!

這麼想著,陸寧正要走,病床上的駙馬突然咳咳的咳嗽了兩聲,一口黑血吐了出來,整個人虛弱的冇有支撐,直接從床上咣噹的滾的摔在了地上。

“啊——”

陸寧嚇得連連後退兩步。

外頭的三公主正在著急的跟熱鍋上的螞蟻似的,忽而聽到裡頭的聲音,連忙轉頭衝了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