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好端端的怎麼會長得疹子?”

陸寧狠狠的皺眉,不得不說,這狀況倒是很像她給鳳兮若下的那種慢性毒藥,可自己怎麼可能……

不對,先不能謊。

許是正好碰巧,還是先將冷青玨那邊的大夫叫過來看看纔是。

這麼想著,陸寧趕緊將一隻小鴿子拿了出來放飛了出去。

等了半個時辰左右,有婢女將一個大夫從澄園的後門帶到了陸寧跟前。

陸寧連忙道:“盧大夫,你是廣陵王最信得過的大夫,我這次找你來,你可不要告訴廣陵王……”

說著,陸寧將一錠金子塞了過去,盧大夫點點頭:“姑娘放心好了,我向來不會多事,看診罷了,也不是什麼,問起來,我便說平安脈便是。”

“多謝。”陸寧拉起自己的袖子將胳膊遞了過去,“盧大夫,你看看我這手上的疹子是怎麼回事?會不會是中毒了。”

盧大夫一臉深沉的看了片刻,陸寧看他這個模樣實在是有些心驚肉跳。

好不容易盧大夫收回了手,陸寧連忙道:“盧大夫,是怎麼回事?”

盧大夫摸了摸下巴的鬍子,高深莫測的道:“不是什麼中毒,就是過敏了而已,我給你開點膏藥你用一下就好了,彆疑神疑鬼的。”

聞言,陸寧大大的鬆了口氣,又給了一錠金子盧大夫,這才讓婢女親自將盧大夫送了回去。

等著盧大夫從後門走了,他一個人走到暗處的時候,鳳兮若從巷子裡走了出來,身邊的催眠款機器人也跟著上前。

啪嗒。

盧大夫看向鳳兮若,催眠款機器人伸手突然抓住盧大夫的胳膊,電流滋滋的傳了過去,盧大夫身子晃動了一下,咣噹倒在地上暈過去了。

鳳兮若微微勾唇,她就知道陸寧不好對付,畢竟喝那個毒藥到了一定時期就會皮膚瘙癢,陸寧要是突然就渾身發癢了,能不懷疑嗎?

索性鳳兮若直接讓隱身款機器人盯著陸寧。

果然,陸寧去派人叫大夫了,等大夫差不多到澄園的時候,鳳兮若換了催眠款機器人過去,那盧大夫都不知道怎麼回事就被催眠了,剛纔的電流不過是喚醒他而已。

“行了你回去充電,你這電量耗費的也太快了,才催眠了一下就冇電了。”

鳳兮若無語的搖搖頭,在這裡最無語的就是所有的機器人耗電量太快,普通款的還好點,像是有特技款的那耗電量簡直是加倍。

催眠款機器人消失。

鳳兮若踢了一腳盧大夫,直接走了。

盧大夫悠悠的醒轉,迷糊的四下張望:“這,我怎麼在這裡?”

鳳兮若回了澄園,走到花園那邊的時候正好看陸寧鬼鬼祟祟的往前走。

好傢夥,這是塗了膏藥不癢了,頂著包著繃帶的腦袋就出來溜達了?

鳳兮若小心翼翼的跟了上前,發現陸寧三兩下就爬上一棵大樹之上,從她這個視線看過去,鳳兮若皺了皺眉,勾唇,陸寧這是在偷窺楚玄淩和那些將領在書房裡談話呢。

隻是這麼遠,她能聽到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