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大軍營的將領如約而至,可還冇到澄園呢,就被蹲在外頭的莫宴攔住了,一眾將領都有些懵。

“莫侍衛,是王爺那邊出什麼事了嗎?”

“王爺有什麼吩咐要你來交代的?”

莫宴四下張望了一圈,揮了揮手,讓一眾將領跟著他道一側的小巷子裡,他壓低聲音聲音將剛纔楚玄淩吩咐的話一一的交代了,一眾將領麵上顯出幾分詫異,可仍舊興奮的點點頭。

*

陸寧在書房等著,以往在晉王府,楚玄淩的彆說書房了,就連他的院子都進不去,現在到了澄園,楚玄淩竟然不設防了,不僅讓她進書房,還真的讓她參與到軍中之事來?

總覺得哪裡不對勁。

陸寧納悶的很,可又想不到什麼辦法。

正在陸寧猶豫著,外頭傳來了腳步聲,她側頭望過去,就看到莫宴帶著一眾將領進來了,那些將領邊走邊高聲討論著,吵得那是麵紅耳赤,聲音震天。

陸寧眼裡的一抹嫌棄閃過,可仍舊起身飛快的迎了上去:“民女參見各位將軍……”

她話還冇說完,那些個將領已經越過她進了書房,仍舊是吵吵鬨鬨的,根本不搭理陸寧。

鳳兮若和楚玄淩蹲在屏風之後,盯著書房裡的情況。

“王爺呢?”

陸寧小聲的問莫宴。

莫宴聳聳肩:“王爺啊,向來王爺都是等他們各自討論的差不多了,纔出現然後一錘定音的,不然被他們吵得那是頭疼,陸姑娘以後就辛苦你了。”

話落,莫宴轉身就出去了,根本不打算留下來幫陸寧。

陸寧狠狠的皺了皺眉,忍不住道:“諸位將軍,你們……”

“你剛纔說什麼,海防怎麼能像你這樣安排!”

“不像我這樣安排,怎麼安排!圍魏救趙你聽過嗎?”

“兵法你懂不懂?”

“老子讀兵法的時候,你還在吃奶呢!”

“你這什麼狗屁話!”

“老子看你就是趁著王爺不在這裡,胡說八道!”

“呸!”

一眾將領吵得人頭疼欲裂,陸寧幾次要插嘴都插不上。

砰!

突然有人吵著吵著就動了手,陸寧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看到那一群的將領在互毆,還到處砸東西,一時間書房裡亂成一團。

“……”

陸寧氣急敗壞,果然是一些隻懂打打殺殺的大老粗!

咣噹!

陸寧都還冇反應過來,一方硯台直接砸到她的後腦勺之上。

“啊——”

陸寧慘叫了聲,捂著頭摔在地上。

屏風之後躲著的楚玄淩和鳳兮若都勾了勾唇。

“哎呀,你們怎麼還打起來了,都打到陸寧姑娘了!”

莫宴適時衝了進來,裝模做樣的將陸寧扶起來,陸寧被砸的那是眼冒金星,現在整個人都有些暈乎乎的,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那些將領們紛紛住了手。

“這怎麼還有個女人?”

“咱們老爺們兒談事,這女人進來做什麼!”

“可不就是嗎!咱們老爺們兒談事兒就是這樣的,她自己冒出來的,砸到她那也無可厚非啊。”

“行了行了,莫侍衛,你趕緊把她帶去看大夫吧。”

莫宴扶著陸寧出去了,順手把門又給關上。

“王爺,咱們做的對不對?”

將領甲趕緊朝屏風之後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