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覺得本王會看你嗎?你有什麼好看的?少在這裡自作多情。”

楚玄淩嫌棄的白了她一眼,兀自轉身走到一側的桌案上坐下,隨手拿了一本話本在翻閱,看的倒是津津有味。

鳳兮若嘴角抽了抽:“你最好說到做到,不要偷看!”

“看話本都比看你好看。”

楚玄淩慢悠悠的翻著話本,時不時的彎了彎嘴角,心情看起來似乎還算是不錯。

鳳兮若無語的很,這人不是應該打哪來回哪裡去嗎,坐在她這裡搞什麼,那就是普通的話本西廂記,有那麼好看嗎?

算了,量他也不至於偷窺自己洗澡。

鳳兮若繞過巨大的屏風,那裡早就準備好了一個大大的浴桶,裡麵水汽氤氳,還飄著花瓣,肯定是春喜準備的,這香噴噴的她最喜歡了。

她又扒著屏風邊邊往外看了看,看著楚玄淩確實很安靜的坐在那裡看話本,時不時還唸唸有詞,根本冇有回頭的樣子。

鳳兮若縮回頭,將自己的衣服都脫了下來進了浴桶裡:“泡澡還挺舒服,都有點想念溫泉了。”

她在這裡輕聲自言自語,楚玄淩在那一頭看話本,本來話本挺好看的,楚玄淩向來也不看這些東西,情情愛愛的,肉麻至極,還不如看兵法,可眼下倒是覺得也看的進去。

但鳳兮若那邊時不時的就傳來一點水聲,楚玄淩看著那話本裡的正好看到崔鶯鶯沐浴的字句,莫名的他腦海裡就浮現出來鳳兮若的沐浴的模樣。

該死的。

楚玄淩惱怒的閉了閉眼,咬牙切齒:“鳳兮若!你沐浴能不能不出聲!”

“……”

鳳兮若噎了下,無語的道,“那你回去呀,我沐個浴怎麼了,我還要唱歌呢!”

“本王喜歡去哪裡就去哪裡,要你管,少囉嗦,沐你的浴。”

楚玄淩輕嗤了聲。

鳳兮若很想一拳打扁這男人,聽聽,這什麼鬼話,自己要摸進來的,現在還不肯走了!

賤不賤!

就說賤不賤吧!

鳳兮若哼了哼,不搭理他,慢悠悠的洗澡。

驀的,微微敞開一道小小的縫隙的窗子,一條拇指大小的毛毛蟲鑽了進來。

嘶!

鳳兮若倒吸了一口冷氣,她最怕這種軟軟的一捏就要爆漿的東西了……

毛毛蟲挪動著身子,速度倒是挺快的,啪的一聲,毛毛蟲已經爬到她的浴桶邊。

“啊——”

鳳兮若尖叫了一聲,爬出浴桶,楚玄淩下意識的將手裡的話本擱下衝了過去:“怎麼了!出什麼事了!”

“蟲子,蟲子……”

鳳兮若一把抓住楚玄淩的胳膊,嚇得臉都綠了。

楚玄淩皺了皺眉,捏起那隻趴在浴桶邊緣的蟲子在她跟前晃了晃,這才轉過頭:“你就是為了這麼個小蟲子在這裡鬼吼鬼叫的……”

“什麼小東西,這東西軟軟的,一捏就爆,好噁心的!快點丟了啊!”

鳳兮若又氣又害怕。

楚玄淩隨手一扔,將蟲子從窗子縫隙扔出去了:“扔掉了,不就是一條毛毛蟲,你至於嗎,你……”

話還冇說完,楚玄淩就噎住了,他現在才反應過來鳳兮若似乎……冇穿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