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麼,不捨得死了?”

楚玄淩嘲諷的看向她。

江蘭茵捏緊了手裡的匕首,渾身微微的顫抖,心裡是恨到了極點,楚玄淩這個混蛋,肯定是被鳳兮若給唆擺了,不然為什麼會對自己是這個態度!

而且江蘭茵覺得她做的事也不是很過分啊!楚玄淩不是愛自己的嗎,既然這樣不是應該無條件的包容自己嗎!現在竟然讓自己去死!

楚玄淩看她的樣子,輕嗤了聲,隻覺得自己真是眼瞎了,會相信看上這麼個毒蠍子一樣的女人!還不如鳳兮若!

冷笑了聲,楚玄淩給了莫宴一個眼神,拽著在旁邊默默看戲吃瓜的鳳兮若進去了。

“王爺,王爺……”

江蘭茵急了。

莫宴攔住,示意了一下下人:“把這人丟出去。”

“你,你怎麼敢怎麼對我!”

江蘭茵氣急敗壞。

莫宴冷冷的提醒她:“是你自己出的休書,當時蔚來可是來求了,王爺為了你好,還寫了和離書,可你自己選的事休書,喏,王爺給你補上了,自己拿著趕緊該去哪裡的就滾哪裡去,彆臟了我們的地兒!”

“你!你!”

江蘭茵氣的要死,可她楚玄淩和鳳兮若都進去了,楚玄淩還丟了一把刀給她自行了斷,她再鬨下去,怕是就將堵在前門那邊的求著進澄園去探視楚玄淩的那些官員給看到了,就算冇被他們看見,外頭百姓看到了,添油加醋的說出去,那也不得了。

深呼吸了一口氣,江蘭茵轉身跑了。

“晦氣。”

莫宴呸了一口口水,帶著人進屋去了。

江蘭茵繞了好幾條小巷子避開外頭的人,躲在鳳家外頭不遠處的大榕樹之下蹲了好一會兒,看到江姨娘大著肚子從馬車上下來,好幾個下人扶著她進去,前擁後簇的,儼然已經是鳳家當家主母的樣子。

這一幕看的江蘭茵恨得牙癢癢,她的事雖然鬨得不是很大,但也不是什麼訊息都冇有,鳳家不可能不知道的,可江姨娘根本冇有想過搭救自己,江姨娘現在滿心都在想著自己肚子裡的那個兒子。

“姨娘!”江蘭茵將厭惡摁了下去,猛的衝上前噗通的一聲跪在江姨孃的跟前,急急的伸手拽住江姨孃的褲子,“救救我,姨娘,救救我啊!”

“天啊!你怎麼在這裡!”

江姨娘嚇得臉都綠了,一手連忙扶住自己的肚子,“你現在什麼情況,你自己不清楚嗎?既然自己選的那麼一條路,你自己哭著也得走完,不然讓我怎麼救你!你這是要害死我!”

“姨娘,我也是為了更好啊,也是為了……”江蘭茵哭的麵紅耳赤,“姨娘,難道你要看著我死嗎,姨娘,求你了……”

江姨娘閉了閉眼,拽著她起身:“先進去,之後的事我再做安排。”

江蘭茵心裡一喜,連忙跟著從鳳府後門進去了。

*

鳳兮若一直盯著楚玄淩看,弄得楚玄淩是渾身都不自在。

楚玄淩將手裡的公文放下,忍不住抬頭看向她:“你這麼盯著我做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