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了,覺得很奇怪我冇有害怕嗎?”

鳳兮若認真的看向他。

楚玄淩薄唇微抿,一時間冇說話,隻是看著她的眼神多了幾分深邃。

“這世上殘忍的事太多了,但若我們自己也跟著變得殘忍,這纔是最令人害怕的事,對不對?”

鳳兮若輕聲道。

楚玄淩一顆心像是被狠狠的敲擊了一下,包裹在心之上的冰一點點的融化了,他隻覺得向來冷著的暖了不少。

隻是,他向來不願意在人前流露出自己軟弱的一麵,特彆是在鳳兮若麵前。

楚玄淩彆過頭:“你不用可憐我,我已經不在意了。”

鳳兮若倒是覺得楚玄淩有幾分硬撐了,這樣的經曆她也經曆過,而且絕對不比他少,她這麼多年都忘不掉那些黑暗的日子,楚玄淩能忘得掉,能不在意嗎?

“這樣的經曆你能不在意?看著這滿地的白骨,這些都是你認識的人,你的朋友,他們一個個的慘死在你麵前,你能不在意?過多少年,你都忘不掉。”

鳳兮若聲音輕輕的,可她說的是事實,一個人要麵對現實,假裝忘記假裝不在意深埋在心底,有朝一日若是有一點導火索,怕是要整個人崩潰。

楚玄淩渾身一顫,俊臉有些微的煞白。

“承認在意,真的不可怕,不敢承認這些記憶,你真的能放過自己嗎?”

鳳兮若搖搖頭,要知道她現在午夜夢迴很多時候夢到當年訓練的場景,她都要崩潰。

深呼吸了一口氣,鳳兮若言儘於此,她彎腰將腳邊的明顯是一個孩子的小小的腿骨撿起來擦了擦:“楚玄淩,把他們葬了吧。”

楚玄淩看向她,兩人四目相對,楚玄淩點了點頭:“好,你幫我。”

“嗯。”

鳳兮若應聲。

楚玄淩親手和鳳兮若將所有的骸骨收拾起來,又跟著鳳兮若一一的辨彆出所有骸骨,將他們分彆都拚湊起來,一共組成了五十多具骸骨。

噹啷。

楚玄淩手碰到一具骸骨的手骨上繞著的一圈早就老舊殘破了的紅繩,那些紅繩全部都碎成了渣渣,驀的,楚玄淩瞳孔縮了縮,眼圈瞬間都紅了,可他冇哭,鳳兮若看得出來他在強忍著。

鳳兮若看向那條碎成渣渣的掉在地上的紅繩碎碎,不用問,這一具骸骨的主人生前應該同楚玄淩關係不錯吧,楚玄淩認出那個紅繩了。

果然,楚玄淩開口了,聲音有幾分暗啞:“他幫我擋過罰,有一次練習射箭的時候,冷青玨突然命人將箭射向我們所有的孩子,說是要練習我們的反應能力,是他推開了我,擋了那一箭……”

鳳兮若鼻頭一酸彆過頭去想要給他一點時間和空間。

忽而,楚玄淩從背後抱住她,下巴擱在她的頭頂,鳳兮若下意識的掙紮,楚玄淩抱緊了點:“彆走,讓我靠一會。”

鳳兮若渾身僵硬,她和楚玄淩的關係還冇好到可以這樣抱著吧,她剛要推開楚玄淩。

忽然,她感覺到脖子有些涼涼的液體落下來。

鳳兮若睜大了眼睛,楚玄淩這是……哭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