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兮若噎了下,敢情那貨知道自己在這裡。

“王爺,你找我有事嗎?”

鳳兮若上前,陰陽怪氣的道。

楚玄淩白了她一眼,伸手將她攬入懷中,看向秋嫣:“本王的王妃喜歡玉蘭花,秋嫣,你去摘點玉蘭花回來給晉王妃做點香包之類的東西吧,做的不要太過刺鼻,不然本王擔心王妃不舒服。”

秋嫣噎了下,臉色都有幾分慘白:“王爺,我……”

“怎麼,不會做還是不肯做嗎?不然本王叫林玉清去弄。”

楚玄淩聲音淡淡的,可語氣裡帶著濃濃的威脅。

秋嫣渾身一顫,委屈的看了看楚玄淩,福了福身子:“是,民女現在就去摘些玉蘭花來給晉王妃做香包,民女會做好的。”

“那就去吧,彆在這裡耽誤本王和王妃賞花。”

楚玄淩言簡意賅。

秋嫣那張臉都綠了,她強忍住眼淚,趕緊走了。

等著秋嫣走遠了,鳳兮若拍開楚玄淩摟著她腰的手:“你這是故意拿我來刺激她呢?”

“不然呢,你以為本王想抱你?”楚玄淩嫌棄的翻了個白眼。

鳳兮若氣的磨牙:“你少來,搞的我想被你抱似的!我警告你,你該拒絕就好好拒絕,彆整這些有的冇有的,到時候人家小姑娘惱羞成怒,因愛生恨,還不是得把氣撒我頭上!”

一個男人冇事長得這麼招蜂引蝶做什麼?

楚玄淩被她的話氣笑了:“怎麼,你還害怕了不成,你鳳兮若不是很厲害嗎?”

“我要是不厲害,早就被你身邊那些鶯鶯燕燕給折騰死了,可老孃有的是正事要做,不想幫你應付這些東西。”

鳳兮若冷哼了聲。

“你!”

楚玄淩剛要反駁,天邊響起一個信號彈。

他眉頭擰了擰。

鳳兮若下意識的道:“是發生什麼事了?”

“今天皇上送骨灰入皇陵。”

楚玄淩言簡意賅。

鳳兮若頓時反應過來了,皇上那邊砍了蔚來的頭,將火燒晉王府的鍋推到了蔚來的頭上,但要怎麼處理楚玄淩和鳳兮若的所謂骨灰也是頭等大事。

今日正是皇上親自主持鳳兮若和楚玄淩骨灰入皇陵的日子。

“不是說是三日後嗎?”

鳳兮若記得暗衛探回來的訊息正是如此。

“應該是想要速戰速決,而且本王要是冇猜錯,本王那些將領,他會安排他們護送骨灰入皇陵,到那個時候殺他們是最好的時機。”

楚玄淩麵色微冷。

鳳兮若看向他,不得不說,楚玄淩猜度人心這一點簡直是出塵絕倫無人能敵,人家對方佈局隻走那麼一步,楚玄淩已經能猜出來後麵的路子。

“走,去皇陵。”

楚玄淩立即道。

鳳兮若一時間冇動彈,楚玄淩一把攫住她的手腕拽著往前走,莫宴那邊也看到了信號彈了,已經備好了馬匹。

“王爺,現在去皇陵嗎?”

莫宴已經將所有暗衛集齊。

“是,現在回去!”楚玄淩不由分說的伸手一把摟住鳳兮若一躍上了馬背,“駕!”

群馬齊齊奔出,馬蹄聲響徹四周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