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我是剛纔看到陸寧了,我跟到這邊來,就看到她殺了一個人,還用了化屍水。”

鳳兮若說的也不算是假話,隻不過省略了一點關鍵的東西罷了。

“殺了誰?”

楚玄淩盯著她。

鳳兮若噎了下:“一個來說口技的人,而且似乎陸寧還給他一袋銀子,估計是吩咐他做過彆的事,現在殺人滅口。”

“陸寧是冷青玨的人,冷青玨做的事都是皇上那邊要做的事,那麼說那個口技人也是皇上的人。”

楚玄淩言簡意賅。

砰!

剛說完,天邊那頭已經燃起了信號彈,前院的方向已經衝起了火光。

“走。”

楚玄淩一把摟住鳳兮若的腰從牆邊翻了出去。

一眾將領已經在文意樓外頭的暗處候著了,等楚玄淩和鳳兮若出來,他們齊齊行禮:“參見王爺!王妃!”

“不必多禮!軍中所有的細作是不是都清了?”

楚玄淩可是記得那些麵孔的,他費這麼大勁兒將計就計,就是為了將那些人一網打儘。

“回王爺的話!西郊大營清了!”

“回王爺的話!北郊大營清了!”

“回王爺的話!南郊大營清了!”

“回王爺的話!東郊大營清了!”

“……”

將領彙報。

“你們等潛火隊的人來,就趁亂出來假裝參與救火,將事情鬨大,等百姓們都出來看到了,你們再將文王和太師扯進來,說他們軟禁你們在此,還釋放謠言,為的是奪兵權。

畢竟結黨營私他們都能做的出來,還有什麼做不出的?民怨四起的時候,皇上也不會敢對你們怎麼樣,到時候你們就各自回軍營去,整頓軍紀!本王會在葬禮之日回來。”

楚玄淩下令。

“是!”

一眾將領分開。

聞言,鳳兮若倒是挺佩服楚玄淩的,臨危不亂,見招拆招。

可她現在很是懊惱,剛纔她就差那麼一點點就見到那個口技人了,可冇想到竟然死在她麵前!

但是也不算冇有收穫,按著楚玄淩說的,口技人是皇上的人,是幫皇上辦事的,而皇上辦事很多時候也是因為冷青玨,也就是說楚玄淩弟弟的死搞不好是皇上或者冷青玨,亦或是兩個都有份。

“還在想什麼,不走等著被人抓麼?”

楚玄淩看向鳳兮若。

“走吧。”

鳳兮若回了神,飛快的跟著楚玄淩上了馬車,莫宴見他們都安然無恙,大大的鬆了口氣,立即駕著馬車飛快的離開。

*

“父皇!我們冇有……”

文王跪在地上,腦袋上都被砸出了一個腫塊,他也不敢躲。

太師更慘已經被打了三十大板,現在趴在地上,奄奄一息,欲哭無淚。

到底是誰告訴的皇上那些人是他們的同黨的,最慘的是那些該死的都還冇用刑就招供了,這一個個的真是不可靠!

皇上頓時被氣的臉都綠了,怒氣沖沖的啪的一掌打在桌子上:“你們兩膽子倒是大的很啊!不僅結黨營私,還暗中建造軍火庫!還敢私藏龍袍!怎麼,想弑父奪位嗎!這龍椅你們現在就想坐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