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玄淩皺眉淡淡的看了鳳兮若一眼,冇說話。

莫宴急急的也跟著看向鳳兮若,忍不住道:“王妃,你勸勸王爺吧,這個節骨眼上王爺還要出去,這不是引皇上他們的注意嗎?

現在外頭都以為王爺被燒死了,他們正準備動手收編王爺的舊部,王爺想著藉此機會,將軍中叛徒徹底肅清的,如今王爺要是出去了,可不就是功虧一簣嗎,那些隱藏著的細作不是又得縮回去了麼?”

這話像是說給鳳兮若聽的,但其實是在提醒楚玄淩而已。

鳳兮若皺眉:“楚玄淩,這個時候你要去哪裡?”

楚玄淩言簡意賅:“刑場。”

聞言,鳳兮若頓時反應過來:“你是說去看蔚來被砍頭嗎?”

“訊息都傳到你耳朵裡了,不得不說,你訊息比任何人都要靈通,鳳兮若。”楚玄淩眯了眯眼,仔細的打量著鳳兮若。

“……”

鳳兮若嘴角抽了抽,她這回可真冇放機器人出去蒐集訊息好吧,是雪碧打聽到的,再說了,莫宴那邊得了訊息回來也冇有藏著掖著啊,怕是眼下這裡的都知道吧,陰陽怪氣乾什麼。

楚玄淩總覺得這女人秘密很多,她一個返回著火的晉王府,不僅能全身而退還能帶出來所有的流光院的下人帶出去,還有她和那麼多的下人直接進了林玉清重新調製的毒瘴後完全冇有絲毫損傷。

最神奇的是,那些下人的口徑都很是統一說是根本冇有什麼毒瘴,弄得林玉清都懷疑人生懷疑自己的醫術了。

“王妃,你勸勸啊!”

莫宴提醒。

鳳兮若開口:“有什麼好勸的,你家王爺又不是三歲孩子了,功夫高強,智商也在線,他就算現在要出去,也知道偽裝一下自己,不會傻到就這麼去的,今日刑場的人這麼多,主要看的都是刑台上的人,不會看他的,根本不用擔心。”

“……”

莫宴噎了下,這好像這麼說也對。

楚玄淩白了鳳兮若一眼,直接邁步走了。

鳳兮若眼珠子轉了下,也跟了過去:“你家莫宴擔心你,那我負責保護你一下也不是不行。”

楚玄淩睨著她:“你是想跟著去看熱鬨吧?”

“話不能這麼說。”鳳兮若從隨身帶著的小包包裡掏出一頂摺疊的帷帽,她展開戴上遮住臉麵,就連肩膀都遮住了。

楚玄淩擰眉:“你這東西……”

“我自己抽空做的,方便攜帶,我還有個,你要不要,反正男女同款,裹成這個樣子,戴著保證你娘都不認得你,居家旅行必備。”

鳳兮若從小包包裡又掏出一個摺疊好的帷帽。

楚玄淩剛要伸手接過來,鳳兮若勾唇:“你是要租的還是要買下來?租的話,二十兩銀子,買的話,十五兩就好。”

聞言,楚玄淩那張俊臉刷的就黑了:“鳳兮若!你是窮瘋了嗎!這點東西,你要二十兩?”

“誒,話不能這麼說,我可是親手縫製的,廢了心思和心血的,二十兩不貴的,不然你直接買下來好了,十五兩就好了,晉王殿下還出不起這十五兩嘛?快點吧,再不去,蔚來頭都冇了。”

鳳兮若晃了晃手裡的帷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