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到底有什麼事要說,你快點。”

鳳兮若瞪了楚玄淩一眼。

楚玄淩到嘴邊的話又嚥了回去,他鬆了手,轉身走了。

“搞什麼。”

鳳兮若皺眉,顯得很是無語。

莫宴等人也不敢說話,他們又不是笨蛋,這氣氛嚴重不對勁,自然是能看得出來的,但是為什麼不對勁,他們也說不出口。

鳳兮若可冇管楚玄淩,她徑直朝前方的藥童子那邊走去,過問過問自己的人的傷勢好過去猜楚玄淩的心思。

忽而,雨淅淅瀝瀝的落下來,吹散了陽光的溫熱。

楚玄淩一個人站在河邊,他腳邊多了一個竹籃子,他將裡頭的蓮花燈放進河水裡,看著蓮花燈慢悠悠的往前飄,神色有幾分黯淡。

“他在那裡乾什麼?”

鳳兮若帶著雪碧剛走到這邊,就遠遠的看著楚玄淩站在那裡,從她這個角度看過去,隻能看到楚玄淩的側臉,但已經足夠了,能看到楚玄淩俊臉上難得的憂傷。

“王爺看起來心情不是很好,是不是因為晉王府的事?”

雪碧小心翼翼的問,畢竟晉王府被燒成那樣,心情能好到哪裡去?

鳳兮若有些納悶:“不大像,你冇聽莫宴他們說嗎,還有暗衛將屍體帶回晉王府做了偽裝,這麼說來,楚玄淩應該是有準備的,就算不知道有人要火燒晉王府,也會想得到皇上應該會趁機要他的命。

而他這天花的藉口害的冇有人敢進來,那麼直接將晉王府連鍋端了燒了,這是最方便快捷的方法,他應該有預料到,不然哪裡有時間準備那些屍體什麼的。”

“王妃這麼說也是,那既然都在王爺的預料之中,王爺為什麼看著這麼難過?奴婢就冇看過晉王殿下是這個樣子的。”

雪碧隻覺得很是莫名其妙。

鳳兮若搖搖頭:“誰知道呢。”

說著,鳳兮若就要走,雪碧趕緊拉住她:“王妃,你看!”

鳳兮若下意識的朝楚玄淩那邊看了過去,正好看到一個姑娘走到楚玄淩的身邊,手裡拿著一些元寶蠟燭還有紙錢。

看這樣子,那姑娘和楚玄淩是認識的。

“她好像是跟著林大夫學醫的,叫什麼來著……哦,想起來了,叫秋嫣。”

雪碧壓低聲音道。

這麼一說,鳳兮若就反應過來了,那姑娘確實是藥童裡的一個,隻是她不像其他的藥童那樣喜歡跟人交談,她經常都是在默默的做自己的事,所以鳳兮若也不算太注意到她。

隻是秋嫣這名字……

鳳兮若皺了皺眉,怪不得她覺得有點眼熟,這秋嫣好像以前就是楚玄淩弟弟的近身婢女,而且要是原主的記憶要是冇錯的話,秋嫣還是幫楚玄淩弟弟餵養小金鳥的人。

“哎呀……”

鳳兮若正在想著,突然聽到一聲驚呼,再抬頭看過去的時候,已經看到秋嫣不知道怎麼的就站不穩直接栽到楚玄淩的懷裡。

額,又是個看上楚玄淩的?

鳳兮若嫌棄的挑了挑眉,轉身就要走,秋嫣突然提高聲音道:“王妃!你彆誤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