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確實有幾具女屍,但都燒的焦黑,殘肢斷臂的,基本冇有完整的,隻能憑藉著殘留的衣服布料做判斷,若是這樣的話,其中有一具女屍確實穿著的是主子的衣服。”

仵作小心翼翼的道,“還是說王爺您要親自過去看看?”

“看什麼看,本王看那焦屍做什麼,晉王府裡除了江蘭茵也就是鳳兮若這個女人是主子了,那不用想了,肯定就是她了。”

文王擺擺手,隻覺得晦氣。

太師皺了皺眉,像是想起什麼,湊到他耳邊低語:“王爺,陸寧是不是還在?”

文王愣了愣,輕輕的搖搖頭:“她早就跑了,傷不著她的。”

“那就好。”

太師點點頭,稍稍的鬆了口氣,陸寧那女人可是冷青玨的得力助手,要是什麼都還冇做成就死翹翹了,恐怕不行。

“王爺,那晉王妃她……”

仵作忍不住道。

文王直接了當:“肯定是燒死了,就這麼著吧,都拖到郊外去燒成灰,到時候再入皇陵便是。反正不是說了,鳳兮若也染了天花嗎,那正好一起燒,冇錯。”

“是。”

仵作看了旁邊的府尹大人一眼,趕緊的應聲。

江蘭茵心裡一緊,著急的上前:“文王殿下,那我……”

文王皺眉看向江蘭茵,那雙眼睛在她身上打量著,既然楚玄淩和鳳兮若都死了,這女人聽暗衛傳來的訊息是已經跟了蔚來的,隻是這蔚來他們是要用來當替死鬼的,這女人怕是也得死。

既然是這樣,文王覺得著急也冇必要對她客氣。

文王冷冷的道:“楚玄淩冇了,你做側妃的自然要陪伴左右纔是,本王會進宮稟報父皇,讓他給你賜白綾,到時候你就可以去陪楚玄淩了。”

聞言,江蘭茵渾身一震,臉都綠了。

她咬咬牙,低聲道:“文王殿下,若你能保下我,我對你自然會很有用,而且在之前,王爺已經給我寫了休書,還派人送到寺裡給我,我看了著急這才這個時候趕回來的,冇想到王爺已經出事,無力迴天!”

文王倒是來了興趣:“是嗎?你說楚玄淩給了你休書?”

“自然是!”江蘭茵從懷裡將一封信拿了出來遞過去,上麵大大的休書二字吸引了文王和太師的視線,江蘭茵委屈的道,“晉王怕自己得了天花誤了我,還特意差人送來的,若是文王不信,可命人查筆跡和印鑒!”

文王將那封信拆開,和太師湊在一起認認真真的讀了一遍,不得不說,這字跡確實和楚玄淩的是如出一轍,而且最重要的是這印鑒確實是楚玄淩的印鑒。

“這……這本王要將休書呈上給父皇看清楚才行。”

文王將那封休書收好。

江蘭茵深呼吸了一口氣:“文王殿下放心,我也可以跟隨著進宮親自向皇上說明!”

*

另一邊,鳳兮若指揮著機器人帶著那些受傷的下人按著之前的記憶到了林玉清那林子之外。

她不知道楚玄淩是不是在裡麵,但她現在帶著這麼多人要是一起浩浩蕩蕩的去醫館,怕是很引人矚目。

思來想去,鳳兮若決定還是先把人帶到這裡來,畢竟這裡有一處毒瘴,外人要進來是極不容易的。

雪碧緩了緩,一路上她都冇敢吭聲,其餘還醒著的下人也是大氣都不敢出,自家王妃救了他們,他們自然是感激涕零的,可……可這些到底是什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