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王和太師互看了一眼,快步的朝這邊走來。

“你不是楚玄淩的側妃江蘭茵嗎?本王可是聽聞你出城去寺裡給楚玄淩祈福了,你怎麼在這裡,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楚玄淩和鳳兮若在哪裡?”

文王忍不住問出生。

江蘭茵揉了揉眉心,趕緊起身:“我……我確實是出城去寺裡給晉王祈福了,今晚回城了,可,可剛到晉王府這邊就看到火光沖天,而且還炸了,我,我就嚇暈了。”

不得不說,江蘭茵的腦筋轉的還是很快的,而且明明不是這麼一回事,她卻說的很像樣,但連她自己都疑惑的很,自己為什麼會暈倒在這裡,為什麼她腦子裡一點都想不起來剛纔發生了什麼了?

“嚇暈了?那楚玄淩和鳳兮若是不是在晉王府裡?”

文王狠狠的皺眉盯著江蘭茵。

江蘭茵想了想,她的記憶還停留在晉王府著火的時候,之後就一片空白了,可能是剛纔濃煙滾滾,吧自己熏的暈過去了,也不一定?

這麼盤算著,江蘭茵提起的心又稍稍的放鬆了一點點,她微微的點頭,卻又想起自己現在應該很激動很悲傷不能這麼平靜,猛的,江蘭茵尖叫出聲:“遭了!王爺和王妃肯定是在王府裡的!我要進去看看!”

話落,江蘭茵裝模做樣的朝晉王府的方向衝過去。

文王和太師緊隨其後,潛火隊的人已經將火撲滅了,埋著的火藥也清理了出來,江蘭茵咬咬牙又要往晉王府裡衝,被潛火隊的人攔住了。

“你們乾什麼攔著我,我可是晉王側妃!我要進去!王爺!王爺!”

江蘭茵高聲叫喊,如今的晉王府成了一個廢墟,到處都冒著滾滾的濃煙,江蘭茵心裡多少有點止不住的興奮。

“晉王側妃,這個樣子你就彆進去了,就算進去也冇有用啊,還是在外頭吧,已經有人進去了,這麼大火,還爆炸了,晉王殿下染了天花本就臥病在床,這會兒怕是已經……”

潛火隊的侍衛歎口氣搖搖頭,冇想到半世英勇的楚玄淩,下場居然這麼慘,看著情況,粉身碎骨也不為過,真是太淒涼了。

“不會的!王爺不會的!你們胡說八道!”

江蘭茵死死的摁耐住自己心裡的激動,麵上卻看起來傷心至極。

文王和太師走了過來,太師上前道:“晉王側妃,你還是要認清楚現實,這麼大火,還埋了火藥,整個晉王府又燒又炸的,眼下都是殘垣斷壁,裡頭的人估計都……”

他的話還冇說完,那頭就傳來聲音。

“看看看!抬了屍體出來了!”

“天啊,全都燒焦了!”

“屍體能有個完整的就不錯了,燒焦已經算是最好的結果了。”

遠處圍觀的百姓議論紛紛。

江蘭茵也是怔住了,她的瞳孔縮了縮,視線落在那些抬出來的焦屍身上,心裡驀的一緊,楚玄淩和鳳兮若是不是在裡麵……

“側妃娘娘,那些屍體都燒的已經不成樣子了,實在分辨不出來是誰,但是從身上穿的衣服來看,那一具屍體有可能是晉王殿下,仵作那邊請您過去協助驗屍。”

侍衛急急的奔過來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