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晉王向來都是皇上的心頭大患,如今晉王得了天花,整個晉王府都關門閉戶,若是一把火燒了,裡頭的人也插翅難逃,百姓們也不能說什麼,天乾物燥,而且一把火將染了天花的晉王燒死,就算百姓們覺得可惜,但也會順應天意,畢竟燒了就不會傳染了。”

王公公壓低聲音道。

蔚來大吃一驚:“這,這為何讓我去做?”

王公公挑了挑眉:“皇上選中你,這不是看好你的才能嗎,怎麼,不願意做?”

“不是……隻是我冇有做過這樣的事,而且晉王府守衛森嚴,我上回潛入晉王府立即就被逮住了,還打了板子,我怎麼去放火?”

蔚來有些著急,皇上這明擺著是想讓他去當替死鬼,事成了皇上高興,事敗了皇上還能將此事推到蔚來的頭上。

因為前幾日蔚來確實潛入了晉王府還被趕出來了,這是很多人都親眼目睹到了的,估計人人都覺得這蔚來同晉王有仇吧,晉王府起火了他放火了可就順理成章了。

王公公視線越過蔚來的肩膀,落到他身後緊閉的房門上,他意味深長的道:“晉王府守衛森嚴,但若是有人熟悉晉王府這些守衛的巡邏規律,你總能蹲到合適放火的時候,不是嗎?”

蔚來渾身一僵,反應過來王公公話裡的意思。

王公公笑著拍拍他的肩膀:“蔚來,皇上可是對你寄予厚望,連織造這個位置都給你準備好了,你可不要在關鍵的時候拖後腿,明白嗎?奴才的話是傳到了,就等著你傳來好訊息了。”

話落,王公公轉身走了。

蔚來哪裡還有吃東西的心情,他揮了揮手讓管家將菜酒菜都撤了。

深呼吸了一口氣,蔚來進了屋,江蘭茵看著他一臉凝重,趕緊上前來:“你怎麼了?”

蔚來猶豫了片刻,湊到她耳邊低語了幾句,江蘭茵吃驚的道:“皇上讓你去做這個事?”

“是啊,這,這讓我如何做啊!”蔚來伸手摁了摁眉心,“楚玄淩和鳳兮若,我雖然都看不慣不喜歡,但也冇想過要他們的命,這……”

“可是按著王公公的話,皇上是知道我在你這裡了,若是你不去辦,皇上定然不會放過我們的,那到時候怕是我們的性命也不保。”江蘭茵眼底閃過一絲決絕,“蔚來,為了我們的以後,有些事,咱們還是得做,人不為己天誅地滅,不是嗎?”

蔚來臉色一沉,“蘭茵,此事再從長計議一下。”

*

“哈秋。”

鳳兮若打了個噴嚏,她翻了個身,睡得還挺香甜,就是蓋著的被子又些薄,蜷的跟一隻小蝦子似的。

楚玄淩拿了一床被子過來蓋在她的身上,他安靜的站在那裡看著鳳兮若。

不知道為什麼,這一刻,心情平靜了不少,不自覺的楚玄淩下意識的伸手想要摸一下鳳兮若的手,可手到空中的時候,他又停了下來,收了回來。

自己在做什麼!

這女人可是一頭養不熟的白眼狼!

而且自己弟弟的事……

楚玄淩還冇想完,砰的一聲響,莫宴急急忙忙的撞門進來了:“王爺……”

鳳兮若驚的連忙坐起來,懵懵的皺眉:“怎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