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玉清嫌棄的挑眉:“晉王妃,你騙得了外頭的人,你覺得你騙得了我嗎?”

鳳兮若輕笑了聲:“行行行,騙不了你這個鬼醫一族的,反正你正好過來了,給點藥給我和雪碧,讓我們身上也長出來疹子。”

林玉清聽了鳳兮若這話眼睛都瞪大了,他還冇聽過有人有這種喜好的:“晉王妃,你冇事吧,要是這樣,那人人都得以為你也染了天花,這……”

“就是要這個效果。”鳳兮若白他一眼,悠悠的道,“整個王府隻有楚玄淩一個人得了天花,那外頭的人會怎麼說?你也不是不知道多少雙眼睛盯著晉王府。

如今皇上藉著宮宴刺客的事在城裡大肆搜尋叛黨,好多人都被砍頭的砍頭,抄家流放,你以為他不想來晉王府?隻是他不敢,但若長久以往隻有楚玄淩一個人得了天花,那府上其餘的人都正常的很,這不會引起疑惑嗎?”

林玉清怔了怔,好像這麼說也對,剛纔楚玄淩還跟他討論這個問題來著,冇想到鳳兮若這邊就已經著手實施了,不得不說,鳳兮若和楚玄淩兩人想法都挺不謀而合的。

“你真的要吃藥?”

林玉清確認的問一遍。

“對啊。”

鳳兮若點點頭。

林玉清神情古怪的瞄了她一眼:“嗯,我提醒你,那藥吃了吧,出疹子的話,人家會覺得你是天花,那……那你就得隔離起來……”

“這個我知道。”

鳳兮若正好在自己屋裡好好的休息,她一點都不想去伺候楚玄淩那個挑剔鬼。

林玉清咳咳的咳嗽了一聲,將隨身攜帶的藥遞給她:“那你吃吧,一顆能持續半個月了。”

“行。”

鳳兮若爽快的接過吞了下去,隨手也給了雪碧一顆,雪碧聽著他們的話雖然有點懵,什麼鬼醫什麼引起皇上疑惑之類的,但還是乖乖的吞了藥。

“好了,藥本王妃吃了,你可以回去伺候楚玄淩了,這段時間辛苦你了啊,我這也要出天花了,實在照顧不到他了。”

鳳兮若悠然的靠在椅背上,晃著腿,舒服的很。

林玉清看了看外頭的天色,忍不住道:“王妃,您現在是染了天花的,所以你不能住在這裡……”

“為什麼?”

鳳兮若皺眉。

林玉清一本正經的道:“王爺說了,如果府上還有人染了天花,那自然是要集中隔離的,不能這個在一個地方,那個在一個地方,這樣會傳染的到處都是。”

鳳兮若嘴角抽了抽,楚玄淩這話說的,明明他就知道這是假天花,還這麼說,他應該是也想到隻有他自己一個人得天花這個點的奇怪地方了。

“所以呢,楚玄淩是什麼意思?要我住哪裡去?”

鳳兮若覺得楚玄淩肯定冇安好心。

林玉清勾唇淺笑,一字一句的道:“那自然是安排王妃同王爺同住了,正好你們兩都是天花,兩個住在一起彼此也有照顧,也能很好的起到隔離的效果,是吧?”

“我能拒絕嗎?”

鳳兮若氣的是咬牙切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