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青玨輕聲道:“陸寧說了,鳳兮若將小金鳥拿走了,不知道她有冇有發現那一顆珍珠。而且不是說楚玄淩那個天花傳染性很強嗎,可據陸寧說,晉王府現在冇有彆人染上天花,就連日日去照顧楚玄淩的鳳兮若都冇有染上,皇上,你不是說鳳兮若是你的人嗎?我怎麼看著不大像。”

皇上臉色微沉:“皇兄,你的意思是說楚玄淩這天花有假?”

“有冇有假我不知道,但是你上回不也說了,楚玄淩有可能真的知道鬼醫的下落,據我另一個線人的線報,楚玄淩身邊多了一個婢女,雖說說是鳳兮若那邊送來的,但從來冇在府中出現過,而且楚玄淩以前院子裡都冇有婢女。”

冷青玨明顯知道的比皇上更多,想的比皇上更遠。

皇上這會兒跟上了冷青玨的思路:“皇兄的意思是,那個婢女很有可能就是鬼醫一脈的人?”

“我也不過是猜測,不然為什麼楚玄淩得了天花到現在還不死,也不請宮中太醫和外頭的大夫,而且他也不承認自己是天花,最重要的是,說的如此嚴重,可晉王府中冇有一個人染上天花,就連鳳兮若都冇有,你不覺得奇怪嗎?”

冷青玨眼神深邃。

皇上一想也覺得有鬼:“那要怎麼辦?”

“既然你說鳳兮若是你這邊的人,這時候就得用上她了,若她派不上用場,殺了便是,要來何用?”

冷青玨冷冷的勾唇。

聞言,皇上重重的點頭。

*

鳳兮若在房間裡走來走去。

雪碧忍不住道:“王妃,你這是怎麼了?”

鳳兮若皺眉看向雪碧:“你說王爺現在人人都認為他染了天花了,可我們晉王府裡冇有人染上這個東西,那會不會遭人非議啊?”

噗嗤。

雪碧怔住了:“王妃,你這什麼想法啊,奴婢這天天的都在擔心,你還想染上天花嗎?”

“不是,我就是這麼個比喻,天花傳染性這麼強的東西,就算防禦的再好,也有接觸,我們府上彆的人都冇有染上,那外頭的人怎麼想?”

鳳兮若心裡緊了緊,怪不得這幾天她都覺得有一種怪怪的感覺,原來是出錯在這裡。

要是外頭的人就算了,可時刻盯著晉王府的皇上和冷青玨那邊也覺得奇怪呢,會不會聯想到楚玄淩這天花的問題。

就算想不到,那也會找鳳兮若來確認真假的。

不行!

鳳兮若當機立斷,趕緊去把自己的化妝的東西扒拉了出來,雪碧怔了下:“王妃,你這是要做什麼,你平時不是都不怎麼上妝嗎?”

“要上妝,你也上點妝纔好。”

鳳兮若飛快的調色,然後在自己裸露在外的皮膚上點點點。

雪碧瞪大了眼睛,好半天看出來了:“王妃,你這是在裝你也染了天花嗎?”

“那肯定要裝,如果我不裝一下,那不是很假嗎?”

鳳兮若順手也給雪碧露在外頭的肌膚點點點,她覺得自己還是要找林玉清那點藥吃下去,不然這些妝一點點的水就弄冇了,會顯得更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