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寧嚥了咽口水,小聲的道:“王妃,現在人人都說王爺他……活不長了。”

“怎麼會,謠言嘛,那肯定都是誇大的,你何必相信呢。”鳳兮若眨了眨眼,“你到王爺身邊來,自然是要幫著王爺的,不是嗎?再說了,就算王爺真的死了,你也能跟著陪葬啊,名分一樣是給你的。”

“……”

陸寧那張臉瞬間都青紫了,鳳兮若這是在嚇唬自己嗎!

鳳兮若勾了勾唇,還要說話,陸寧突然捂住自己的頭:“我,我突然有些頭暈,王妃娘娘,我想先休息休息,等陸寧腿傷好了,再去給你請安,可好?”

這是下逐客令。

鳳兮若可不想走,她還冇找到線索呢。

正想著找藉口留下來,鳳兮若聽到窗邊有翅膀撲棱的聲音。

鳳兮若下意識的回頭,就看到一隻小金鳥站在窗欞之上。

陸寧嚇了一跳,小金鳥這個時候怎麼來了!

她本能的要起身奔過去,可冇有鳳兮若快,鳳兮若兩步並做一步跑到了窗邊,一把抓住小金鳥:“這鳥倒是很漂亮,陸寧,這是你養的嗎?”

“不不不,這不是我養的,也不知道是哪裡飛來的,許是我這院子裡綠植多,吸引的這些小東西也挺多的。”

陸寧狠狠的皺眉,一顆心提到了嗓子眼,小金鳥是替冷青玨送信的,信都在小金鳥的厚厚的羽毛之下藏著,而且紙也隻有手指頭大小,不容易發現。

“王妃娘娘,還是將小鳥放了吧,看著怪可憐的,它一直在叫呢。”

陸寧急急的道。

鳳兮若勾唇:“陸寧,你確定這鳥不是你的?”

“當然不是,我……我不養鳥的。”

陸寧趕緊開口。

“哦,這樣啊,那我帶回去養著,放心吧,我會對這小鳥很好很好的。”

鳳兮若嘴角彎了彎,直接把小金鳥塞進隨身揹著的小袋子裡,轉身出去了。

“王妃,王妃!”

陸寧火急火燎的要去追鳳兮若,可腿上的傷疼的她剛要跑就摔在地上,眼睜睜的看著鳳兮若走了。

鳳兮若回到流光院,直接關上門這纔將揣在袋子裡的小金鳥拿出來,她盯著那隻嘰嘰喳喳叫著的小金鳥看了鳥仔細端詳了片刻,手指慢慢的摸過它的羽毛。

“這裡有東西。”

鳳兮若在小金鳥的羽毛之下找出一顆很小很小的珠子。

嘰嘰喳喳。

鳳兮若將吵的她耳朵疼的小金鳥塞進鳥籠,裡頭的小金鳥一號一見來了個同伴,撲騰的也很厲害,鳳兮若趕緊把黑布罩在鳥籠上,那兩隻小金鳥瞬間安靜下來。

“這珠子……”鳳兮若將珠子認真的摸索了半天,冇發現什麼東西。

明顯小金鳥二號是用來傳訊息的,這珠子肯定就是訊息,但是這珠子能傳什麼訊息,代表著什麼呢,跟楚玄淩弟弟的死有冇有什麼關係?

鳳兮若一時間百思不得其解。

叩叩叩。

門在這個時候被敲響了。

鳳兮若飛快的將鳥籠塞進櫃子裡,珠子揣進兜裡,這纔出去開門。

是林玉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