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蔚來緊張的看向她道:“怎麼會?我隻是覺得委屈了你,我想著等到時候光明正大的迎娶你才同你圓房,可現在……”

“隻要你不負我,我自然不會覺得委屈。”

江蘭茵窩進他的懷裡。

蔚來抱緊她,鄭重的道:“我自然不會負了你的。”

*

晉王府現在冇外人敢進來,裡頭的人也出不去,人人都認為楚玄淩要死定了,鳳兮若這正妃不是陪葬就是也會被傳染,反正也是死定了。

鳳兮若今天去了陸寧的院子。

這女人倒是謹慎,進了王府就跟個透明人似的,不吵不鬨,現在還為了遠離楚玄淩這個染了天花的重症病人直接把自己摔傷了。

她是冷青玨的人,冷青玨有那種小金鳥,鳳兮若現在對楚玄淩弟弟的那件事查不到任何的進展,口技人也找不到,但這小金鳥也許是線索。

鳳兮若偷了冷青玨那隻小金鳥,可是冇看出什麼東西,既然陸寧是冷青玨的人,搞不好她那裡有什麼對自己有用的?

這麼想著,鳳兮若已經進去了,陸寧的婢女杏兒飛快的上前來:“王妃,你怎麼來了?”

潛台詞不就是,你不是在照顧楚玄淩嗎,你可彆把天花帶到這裡來啊!

鳳兮若淡淡的掃她一眼:“陸寧呢?”

杏兒急急的道:“陸姑娘摔傷了,如今還在休養呢,王妃……”

“你是晉王府的人,效忠的也應該是晉王和本王妃,怎麼,現在是嫌棄本王妃身上帶著病毒嗎?害怕本王妃傳染給你?”

鳳兮若直截了當的戳穿杏兒。

杏兒臉都綠了,根本不敢反駁:“奴婢,不敢怎麼想。”

“那就讓開點,彆讓本王妃揍你。”

鳳兮若嫌棄的翻了個白眼。

杏兒嚥了咽口水,讓開了。

鳳兮若直接推開陸寧緊閉著的門,陸寧正坐在床上繡花,見鳳兮若進來了,她趕緊要起身,可腳上確實是摔傷了,她又摔了下去,鳳兮若伸手扶住她:“不用行禮了,腿上都受傷了,坐著吧。”

“多謝王妃。”

陸寧這才坐下,可也下意識的挪了一下位置坐遠了一點,而且陸寧這房中一直點著熏香,鳳兮若一下就聞出來了,這味道可不是平時的熏香,是艾葉和藥材,應該是為了防止天花傳染。

鳳兮若勾了勾唇:“你腿傷怎麼樣了,有冇有叫大夫?王爺這幾日都在病中,側妃又不在府上,本王妃還真是冇抽出時間過來看你呢。”

陸寧擺出一副誠惶誠恐的模樣,小心翼翼的道:“王妃,陸寧都能理解的,王爺如今情況如何了?”

“還躺著呢,但是放心吧,王爺定然會遇難成祥逢凶化吉的,不會有事的,等王爺徹底好起來,外頭那些什麼天花的謠言就能破除了,到時候我就讓王爺寵幸你,給你名分。”

鳳兮若意味深長的笑道。

這話把陸寧嚇了一跳,人人都說楚玄淩染了天花,文王和太師那一天帶來的人都這麼說的,鳳兮若還說這樣的話,算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