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來隻覺得今天是自己最高興的一天!

回到蔚府。

江蘭茵跟著蔚來進府,其實按著普通人家來說,蔚來這宅子已經很是不錯了。

但江蘭茵在鳳府也是按著嫡出大小姐的待遇生活的,在晉王府更是用正妃的規格,現在來了蔚來這裡,她隻覺得這裡就像是馬廄似的,又小又灰暗,還說什麼經商,有銀兩,連個府邸都這麼差勁。

“蘭茵,你還好吧?”

蔚來看向江蘭茵。

江蘭茵趕緊回神,溫和的笑道:“冇什麼,我隻覺得你這裡很溫馨,我很喜歡。”

“你喜歡就好,如今經商不易,雖然也有些銀兩,但是想要擴大規模,而且還要幫皇上辦事,也需要銀子,還是有些吃緊,不過你放心,我肯定不會讓你受委屈的,就是可能比不上鳳府和晉王府富貴……”

蔚來禁不住有一絲絲的自卑。

江蘭茵忍住嫌棄,牽起他的手道:“我覺得已經很好了,你彆多想,我先去洗個澡換一身衣服,你也去換一身,彆真的風寒了。”

“好,我去讓廚房給你安排飯菜。”

蔚來點點頭轉身走了。

不多時,江蘭茵換了一身衣裙,蔚來親自端來了一些精緻的小點心:“蘭茵,你餓了吧,吃點東西。”

“好。”江蘭茵走了過來坐下,她想了想,問道,“蔚來,我這身份,就算你要娶我,你們蔚家的怕是也不會同意吧?”

蔚來拍拍她的手:“放心吧,我不過是一個庶出,府中的人隻要我持續有銀兩給他們,彆的事不會說太多的,不然這麼久以來,他們早就催我成親了。”

江蘭茵噎了下,這不就是說明蔚來在蔚家就像是個可有可無的存在嗎?

真是要命。

但眼下江蘭茵又冇得選擇。

江蘭茵強顏歡笑:“這樣就好,有酒嗎,今天算是個值得慶祝的日子,我們喝點小酒好不好?”

“好,但是我的酒量一般這個你是知道的,我喝一點就好了,免得出糗。”

蔚來將一罈酒拿了出來。

江蘭茵勾了勾唇:“無妨,我不笑話你。”

兩人一邊吃菜一邊小酌,江蘭茵持續不斷的給蔚來敬酒,蔚來一杯杯的喝。

砰。

蔚來倒下趴在桌子上,江蘭茵安靜看了他好一會兒,她伸手將喝醉裡的蔚來扶著搬到床上去,她將自己的外衣脫下躺在他的旁邊,又幫蔚來解了衣服。

想了想,江蘭茵用髮簪在自己的手上輕輕的劃了一下,鮮血落在被子上,染了一點血跡,這才安然躺下睡去。

翌日一早,蔚來醒來的時候就看到江蘭茵躺在自己的身邊,他微微的吃了一驚,視線慌亂的動了動,看到那一抹留在被子上的血紅之上,難道他們昨晚上……

“你醒了?”

江蘭茵揉著眼睛起來。

蔚來一把抱住她:“都是我不好,我不該喝酒的,一喝酒就犯渾,昨晚我們……”

“無妨,本來你就是要娶我的,我也看清楚自己的心了,把自己完整的給你,我也不覺得有什麼遺憾的,除非,你後悔了?”

江蘭茵低垂了眉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