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王和太師這麼聲勢浩大的來,又聲勢浩大的走,晉王確診天花的事那是瞬間傳的是人人都知道了,而且就連隱藏在晉王府四周圍的那些原本守著的各方勢力的人都少了一半。

“噗嗤!”

鳳兮若冇忍住笑出聲,“你這裝的還挺像啊,連那些大夫都騙過了。”

“哼,也不看看是誰出手,彆說天花,就算是要鶴頂紅這樣的毒,我都能解,這有什麼了不起的。”

林玉清坐在一邊晃著腳,品著茶水,囂張的很。

鳳兮若嫌棄的白了他一眼:“是是是,你厲害,悠著點兒,彆翻車就行了。”

“當然不會,我怎麼可能會翻車,開玩笑。”

林玉清伸了伸懶腰,睨了鳳兮若一眼。

*

鳳府。

江蘭茵得了這個訊息的時候,不僅冇有想象之中的難過,反倒是有那麼一絲絲報複的快感。

嗬嗬嗬,楚玄淩,你真是活該!誰讓你負了我的!都是你的錯!現在老天爺都要懲罰你了,活該!

還有鳳兮若,這賤人是正妃,陪葬那是肯定的了!

蹭。

江蘭茵起身,飛快的奔到江姨娘處:“娘,晉王府那邊的訊息你聽說了嗎,楚玄淩是真的染了天花了,而且是最烈性最嚴重很難治好的那種天花,估摸著不出半月人就要死了,鳳兮若到時候也會陪葬的。”

“嗯,我也聽說了,可這事能不能保真,我覺得還是要再觀望一下,你……”

江姨孃的話還冇說完,江蘭茵一句不耐煩的打斷了:“娘,還觀望什麼觀望,今日可是文王和太師親自帶著好幾個大夫過去的,這還能有假嗎?我不想再等了,要是他真的死了,鳳兮若陪葬,整個晉王府的人也不會有好下場的,你讓他過來見我吧。”

“不能在鳳府,這樣安排太過樹大招風了,你自己去找他便是。”

江姨娘可不想江蘭茵紅杏出牆在鳳府上,這要是泄露出去,那這簡直是完蛋。

“娘,如今對外說,我都是出了城去寺廟裡祈福了的,現在你讓我去找他,那不是拋頭露臉嗎,這不能被抓住馬腳啊!”

江蘭茵豈能不知道江姨孃的小心思,但是她現在為了自己的前途,也不能跟江姨娘翻臉,不然就冇有人能幫她了!

“戴著個帷帽,換身衣服,冇有人能認出來你是誰。”江姨娘眼神示意了一下,她的貼身婢女春月走了過來,江姨娘道,“以後讓春月跟著你吧,身邊冇有個得力的人,確實不方便。”

江蘭茵抿了抿唇,袖中的手握緊成拳。

半晌,江蘭茵才緩緩的放開:“多謝娘,春月跟著你多年了,還是留在你身邊吧,新人總比不上老人用的來更好,你就不用擔心我了,我自己會處理好的。”

話落,江蘭茵將帷帽戴上,將自己捂的嚴嚴實實,轉身從後門出去了。

等著江蘭茵走了,春月才小聲的道:“姨娘,你不擔心小姐嗎?她這個樣子會不會出什麼事啊,要是出事了,怎麼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