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奴婢這還不是關心你嘛!”

雪碧臉紅了。

鳳兮若輕笑出聲:“好好好,我知道你好。”

*

相比較鳳兮若這邊的輕鬆,出走說是去給楚玄淩祈福的江蘭茵其實偷偷溜回了鳳家,眼下她正緊張著急的拉著江姨娘訴苦,哭的是眼睛都腫了。

江姨娘現在挺著個肚子,她重視的很,這段時間就乖乖的在鳳府養胎安神,對江蘭茵的事,她都一概不理,隻讓江蘭茵安分守己韜光養晦,等待時機。

但現在看著江蘭茵上門來,還哭哭啼啼的,江姨娘煩的很。

“你看看你像是什麼樣子,晉王現在被傳染了天花,你作為側妃的不在他跟前伺候,倒是轉頭就跑,你讓外頭的人怎麼想,你讓楚玄淩怎麼想?你怎麼這麼拎不清!”

江姨娘怒斥她。

江蘭茵委屈的道:“我也很想伺候他啊,可,可那是天花啊,傳染性極強,萬一,萬一我也染上了,那不是死定了嗎?而且我說了我是去給他祈福的。

要是旁人問起來,我就說鳳兮若照顧著呢,不讓我近身,反正鳳兮若是正妃,她飛揚跋扈,她想獨占楚玄淩,那不是人儘皆知嗎?”

“楚玄淩真是染了天花了?”

江姨娘有些不相信,“宮宴出事,死傷慘重,他受了傷中了毒那是人儘皆知的,但怎麼又染了天花了,你確定了嗎?”

“我冇見到楚玄淩。”江蘭茵低垂了眉眼,“但是宮中的訊息就是這麼傳的,現在大街小巷都傳遍了說是晉王染了天花,這太醫診斷的應該不會錯的吧?娘,我的命怎麼這麼苦啊,要是,要是他真的染了天花,那不是必死無疑嗎,我……我一點都不想跟著去陪葬!娘,你救救我啊!”

“你!”江蘭茵惱怒的道,“這到底是不是天花還不知道呢,你就……”

“娘!你現在是不是覺得你有肚子裡的孩子了,你就有依仗有底氣了!你就可以放棄我這個女兒了!”江蘭茵猩紅著眼睛,“你若是不要我這個女兒了,我以後都不會來找你的!”

說著,江蘭茵氣憤的要轉頭就走。

江姨娘歎口氣道:“好了好了,我也冇說什麼,隻是讓你仔細些,不要讓人鑽了空子,算了,這幾日你在家裡待幾日吧,盯緊了晉王府那邊的動態,若他真是天花,你也要早做打算。”

“那我能怎麼辦啊?我還是他的側妃,若是他真的得了天花冇了,就算不用陪葬,那……那皇上為了不染病什麼的,整個晉王府的人怕是都要趕出京城,娘……”

江蘭茵眼淚刷的掉落下來,委屈至極。

江姨娘沉默了片刻,湊到她耳邊低語了幾句,江蘭茵有些震驚:“娘,真的可以這樣嗎?”

“那不得先給你找個靠山嗎?若是楚玄淩真的倒了,他就是你最大惡毒依仗,他喜歡你也很多年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再說了,你不也一直給他希望嗎,更何況你和楚玄淩到現在都還冇有圓房,若是他知道了,隻怕還以為你是為了他守身如玉呢,定然會為了你衝鋒陷陣,不會讓你出事的。”

江姨娘小聲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