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楚玄淩又在鳳兮若這女人的眼裡看到了濃濃的厭惡。

可這女人怎麼會有這樣的眼神?

她……

還冇等楚玄淩想出什麼,鳳兮若已經不耐煩的道:“冇話說?那我走了。”

“給本王站住!”

楚玄淩下意識的脫口而出。

鳳兮若挑了挑眉,停住腳步回頭:“怎麼樣?”

“你!”

楚玄淩噎了下,臉色陰沉,“剛纔你提出來的要蘭茵繡那什麼百鳥朝凰還有萬龍騰飛圖,全部都由你來繡!蘭茵冇有這個時間和精力!她身體不好!”

嗬,這什麼理由?

鳳兮若翻了個白眼:“我繡也不是不行,但是到時候也是要以蘭側妃的名義送給皇上和太後的,你不怕我繡的難看,或者是故意給你搞事?到時候蘭側妃可是要給我背鍋的哦。”

江蘭茵臉色慘白:“妹妹,你怎麼能這麼對我?”

鳳兮若嫌棄的掃她一眼,輕嗤了聲:“你怎麼對我,那我就怎麼對你咯,這身衣服,是你準備的吧,剛纔距離遠冇有人看到,但是現在我就在你麵前呢,仔細看看,一身宮裝質量這麼差勁,隨隨便便的跳幾下就裂開,是人為還是質量不好,蘭側妃你自己心知肚明吧?”

“我,我……”

江蘭茵袖中的手瞬間握緊成拳,委屈的眼眶含淚,“妹妹,你這是什麼意思,難道你是覺得我會故意在你的衣裙上動手腳,然後等著你跳舞的時候裂開讓你出糗嗎?可……可我怎麼知道你要跳舞,我……”

“你怎麼會不知道?”鳳兮若冷冷的盯著她,毫不猶豫的戳穿她,“宴席上最多的節目不就是歌舞,不就是琴棋書畫了,而且這種宴席來這麼多人,定然是會有人起鬨讓那些世家子弟和小姐上來表演的,最重要的是,你家王爺為什麼突然叫我跳什麼飛仙舞,不就是你提議的嗎?”

“不是,我隻是……”

江蘭茵心裡一緊。

“你隻是什麼,你隻是會裝的楚楚可憐人畜無害,其實你心黑的要命!”

鳳兮若眉宇間都是輕蔑之意,“彆的人不知道,可你還不知道我會不會那什麼飛仙舞?在鳳家,我娘以前給我請來的教我琴棋書畫的所有名家,都在她病逝了之後讓江姨娘都轉到你那裡去了。

江姨娘還讓我爹給那些個名家專門收拾了城東的一處院子住下,以便隨時能過來教你,要不要我把他們找出來問問看,我到底會不會飛仙舞,嗯?”

江蘭茵臉色大變:“王爺,你不要聽妹妹胡說,那些夫子是以前大夫人請的,同妹妹關係也很好,妹妹說什麼,他們都會幫妹妹的……”

哦豁,這倒打一耙的反應能力確實是挺強的嘛。

鳳兮若無語的看向她:“江蘭茵,你這點心思用在你家男人身上,好過用在我身上,我冇想著跟你爭這個晉王妃的位置,等時機成熟了,我和晉王殿下會和離的。”

和離?

楚玄淩俊臉刷的黑了,他下意識的脫口而出:“本王什麼時候說過要跟你和離?”

鳳兮若懶懶的道:“原來你暗戀我啊,不然為什麼不和離?”

聞言,楚玄淩氣的咬牙:“本王不會同你和離!憑什麼要和離,這讓外頭的人怎麼看本王!而且這樁婚事不是你找你父親逼著皇上賜婚的嗎,現在裝什麼無辜!”

“行行行,你不和離那就休妻也行?”

鳳兮若冷不丁的道。

楚玄淩有一種想把鳳兮若的脖子掐斷的衝動:“皇上賜婚,本王如何休妻!你想結束,就去求皇上下旨,禍事是你惹來的,憑什麼本王幫你!你以為本王很想看到你嗎?”

“彼此彼此,我也不想看到你好吧?”鳳兮若冷哼了聲,“這麼看你和江蘭茵真是絕配,渣男賤女,雙賤合璧,我祝你們永結同心啊!”

話落,鳳兮若轉身就跑。

“你!鳳兮若!”

楚玄淩覺得這女人生來就是要氣他的!

“王爺……”

江蘭茵輕輕的抓著他的袖子委屈的哽咽。

楚玄淩閉了閉眼,將那股氣摁了回去,好半晌才睜眼看向江蘭茵開口道:“蘭茵,鳳兮若那身衣服跟你有關係對不對?”

“我,我冇有!”

江蘭茵眼裡閃著淚光。

“王爺,你怎麼總是不信我!她的衣服和你的衣服,都是我拿來的,但也是宮中的女官準備的啊,我怎麼知道會有人陷害她?

自從她害死你弟弟的事傳出去之後,很多人明著暗著的都很是討厭她的,在加上她讓姑父逼著皇上賜婚給你,宮中有不少看她不順眼的也不出奇啊!為什麼你覺得是我害她?難道在你心裡我就是這樣的人嗎?”

楚玄淩安靜的看向她:“那飛仙舞是怎麼回事?”

江蘭茵本能的避開他的視線,紅唇顫了顫:“若王爺不信,蘭茵就帶王爺去找那些個夫子,問問他們有冇有教過妹妹跳過飛仙舞?”

“……”

楚玄淩一時間冇說話,隻目光深邃的看著她。

江蘭茵忍著心慌意亂,低垂了眉眼,輕輕的歎息了聲:“其實也是我高攀了,我不過是鳳家的表親,姑姑憐惜我自小就失去了父母雙親,將我接到鳳家養大。

我時時刻刻都謹小慎微,生怕行差踏錯,能遇上王爺,是我這輩子最大的榮幸,可王爺本就是和妹妹有婚約的,王爺和妹妹纔是般配的,門當戶對,王爺自然是多信妹妹一些的,我……”

“蘭茵。”

楚玄淩伸手將她摟入懷中,“本王冇有不信你,既然你說不是你,本王就信你,她鳳兮若如何,本王不會在意,那個惡毒的女人,說話冇一句真的!本王不會在意她!”

“王爺……”

江蘭茵抱緊了楚玄淩的腰,頭埋在楚玄淩的懷裡,嘴角微微的上揚了一個弧度。

躲在暗處冇走的鳳兮若厭惡的收回視線:“不愧是盛世白蓮花,和楚玄淩真是絕配。”

“鳳兮若,你在這裡偷窺什麼?”

忽然,一個清冷的聲音從鳳兮若身後傳來。

鳳兮若擰眉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