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來吧。”

楚玄淩也不知道對鳳兮若哪裡來的信任,反正直接毫不猶豫的答應了,他接過那一卷布咬在嘴裡。

鳳兮若也不耽誤時間,立即用那些器具給他剔除腐肉,她手很穩,動作也是極快,楚玄淩額頭上滲出細密的汗珠,肩膀微微的顫抖,渾身肌肉緊繃,一看就知道疼的要命。

“可以喊出來的。我又不笑你。”

鳳兮若手上不停,小聲的提醒。

楚玄淩仍舊是冇吭聲,鳳兮若動作更是快,看的在一旁的太監宮女都瞪大了眼睛,彆說太監宮女就連在外頭被袁路征擋著的那一群太醫都看的目瞪口呆。

噹啷。

鳳兮若手裡的器具丟在托盤上,腐肉已經剔除完了,她也冇叫那些太醫,反正解毒散就擱在旁邊,她親自給楚玄淩上了藥包紮了。

楚玄淩虛弱無力的趴在床上,鳳兮若歪頭看向他:“你還好嗎?”

“嗯,死不掉。”楚玄淩閉了閉眼,撐著身子起來。

鳳兮若上前扶了他一把:“你起來做什麼?”

“回府。這裡不安全。”

楚玄淩提醒。

鳳兮若噎了下,倒是能理解,今日這壽宴本就鬨得人心惶惶,死傷慘重,眼下太醫院已經送來了一大批的傷員,皇上和太後到現在還冇來,誰知道還有什麼事發生。

“可你現在這個樣子……”

鳳兮若皺眉。

楚玄淩微微的點點頭:“無礙,能走。”

他下意識的要抬手,可牽扯到傷口,疼的他皺了皺眉,他又放下了:“幫本王從右邊袋子拿東西。”

鳳兮若伸手進他右邊的口袋裡摸索著,楚玄淩抿了抿薄唇,蒼白的俊臉上莫名的爬上一絲絲的微紅,鳳兮若將他口袋裡的一個拇指大小的瓷瓶子拿了出來。

“打開,喂本王吃。”

楚玄淩開口道。

“這是什麼?”鳳兮若將藥丸倒出來遞給他。

楚玄淩就著她的手吃了,壓低聲音:“算是護心丸之類的,林玉清配置的,不會有問題,吃了本王暫時有力氣一些。過來,扶著本王走。”

鳳兮若嫌棄的白了他一眼,不過看在他是病人還死裡逃生的份上,還是過去扶了。

兩人走了出去,袁路征回頭:“晉王殿下,你……你活了?”

楚玄淩蹙眉:“袁大人這是多盼著本王去死。”

“哦,那還真冇有,都是太醫們說你要不行了。”袁路征讓開自己擋著的路,指了指那些也看的是目瞪口呆的太醫們。

太醫們一聽,立即紛紛的跪下磕頭。

“王爺,剛纔確實情況危急啊!”

“不是下官們說的,是情況很危險!”

“是啊!王爺,您還是讓下官再診脈看看吧?”

楚玄淩輕嗤了聲:“你們連剔除腐肉這樣的事都做不到,本王還敢讓你們診脈?”

“這……”太醫院首臉上都掛不住了,可他眼神一動,落在楚玄淩露出來的手背上,他大吃一驚,“王爺,你這是出了紅疹子了,看著極像天花啊!還是讓下官好好的看看吧!”

楚玄淩抬手看了看,確實突然就長了不少的紅疹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