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片刻後,皇上笑道:“晉王,你這是娶了個好妻子啊!”

楚玄淩起身,淡淡的道:“謝皇上。”

他看了鳳兮若一眼,鳳兮若根本不搭理他,就像是當他透明似的。

這女人,現在是簡直不把他放在眼裡,真是的!

皇上又開口道:“晉王妃大義,為了災民送去了黃金萬兩,你不為自己求點什麼?”

鳳兮若眼神微微的閃了閃,突然轉過頭看向楚玄淩和江蘭茵,勾了勾唇:“我也冇什麼可求的,但既然是進宮來謝恩的,總不能我一個人謝,這樣也太冇有誠意了,蘭側妃賢良淑德,秀外慧中。

而且刺繡是一把好手,很快就到太後的壽辰了,不如讓蘭側妃親自繡一幅百鳥朝凰和萬龍騰飛,一幅給太後,一幅給皇上?”

好傢夥!

要說狠,鳳兮若也是夠狠!

百鳥朝凰已經是一百隻鳥了,還來個萬龍騰飛,那是一萬條龍啊!

這是要繡到天荒地老嗎!

江蘭茵氣的渾身發抖。

楚玄淩皺眉立即道:“蘭茵的刺繡不過是普通,若是要送給……”

“繡的再普通,但心意在就好了不是嗎?再說了,前些年,蘭側妃繡的京城萬象圖可是得了好評的,此事在場的人都知道吧?”

鳳兮若微微一笑,那一幅京城萬象圖可是江姨娘私下找了好多繡娘一點點的幫著繡成的,而且花了將近大半年的時間。

要說那一幅繡圖,江蘭茵又什麼貢獻,怕是最後在上麵繡了個名字吧?

“對對對,我也記得那一幅繡圖,實在是大氣滂沱。”

“能繡成那樣,蘭側妃的繡工可是卓絕啊!”

“那可不嗎,栩栩如生啊。”

一個個的彩虹屁吹到了天上去。

鳳兮若忍住笑,這些人越吹,江蘭茵就越下不來台。

果然,江蘭茵臉色越來越難看了。

皇上和太後雙雙的點頭,皇上開口道:“晉王,你就不用謙虛了,蘭側妃繡工這麼好,這不是整個京城的人都知道的嗎,難道晉王是不願意讓蘭側妃繡給朕和哀家嗎?”

“當然不是。”

楚玄淩隻能硬著頭皮道。

皇上嗯了聲,吩咐道:“既然如此,蘭側妃你就按照晉王妃說的,繡一幅百鳥朝凰和萬龍騰飛,朕和太後都等著看呢。”

江蘭茵氣的渾身發抖,可又不敢怎麼樣,隻能上前福了福身子,忍著氣道:“是!妾身遵旨!”

鳳兮若冷哼了聲,讓你再陰我啊!

宴席繼續,其餘的公子小姐紛紛的展示才藝,鳳兮若冇興趣看。

她藉口要上茅廁,溜之大吉。

等著鳳兮若上完茅廁在禦花園逛的時候,正好看到前麵一對男女依偎在一起,女的窩在男人的懷裡像是在嚶嚶嚶的哭著。

鳳兮若皺眉,那是楚玄淩和江蘭茵?

這兩個不在宴席上,跑到這裡來哭什麼哭?

有病吧!

鳳兮若極為嫌棄的白了一眼,腳步一轉準備換個方向走。

誰知道楚玄淩一眼就看到她了,這死女人這是把自己當透明的嗎!

楚玄淩冷著臉提高音量:“鳳兮若!”

煩死了!

鳳兮若冷冷的回頭,對上他的眼睛:“叫那麼大聲乾嘛,想打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