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兮若眼眶濕了,原主身邊唯一對原主真心的也就春喜了。

“死不了,你家小姐是這麼容易死的?”

鳳兮若飛快的在春喜身上點了好幾處的穴道,她將春喜扶著站起來,冷眼掃過去,那些被踹飛的婆子還在揉著傷處艱難的爬起來。

“是你們傷了春喜的?”

鳳兮若的聲音極冷,像極了從地獄裡爬出來的惡鬼。

那幾個婆子一看,嚇得都懵逼了,剛纔她們一直在柴房裡教訓春喜,根本不知道外頭髮生了什麼事,隻知道鳳兮若死了,可現在鳳兮若好端端的出現在這裡,渾身還散發著陰冷恐怖的氣息。

“啊啊啊啊……”

一群人嚇得瑟瑟發抖,動都動不了。

“是你們傷了春喜。”

鳳兮若重複了一遍,“你們想怎麼死?”

好可怕啊!

幾個婆子嚇得尖叫連連,其中一個婆子膽子大些猛的抓起地上的菜刀衝過來:“打死你!”

眼看著菜刀就要砸到鳳兮若的頭上,鳳兮若不屑的抬手一把抓住菜刀,刀刃砍在她的手掌心,鮮血汩汩的流下來,可她像是一點感覺都冇有直接用力一擰。

哢擦。

菜刀直接斷成兩截,一截掉在那婆子的腳上。

“啊啊啊!我的腳啊!”

那婆子疼的倒地暈了過去。

鳳兮若輕嗤了聲:“還有誰要死嗎?”

“鳳大小姐饒命啊!”

“鳳大小姐饒命啊!”

“奴纔不敢了,不敢了!”

“都是王爺吩咐的啊!”

其餘幾個婆子紛紛的跪下磕頭,不是說鳳兮若死翹翹了嗎,怎麼不僅冇死還變得……變得這麼厲害!

連靠在一邊奄奄一息的春喜都驚呆了,自家主子這是……

“不想死的話就帶春喜去醫館,將她醫好了!她缺一點兒你們都得陪葬!”

鳳兮若聲音極冷,像是能將人凍住似的。

那幾個婆子被她嚇著了,連連的點頭稱是。

婆子們將春喜扶起來,鳳兮若朝她點點頭低聲道:“養好傷,你家小姐罩著你!放心好了!”

春喜還想說話,可她身上傷重,禁不住看著鳳兮若還活著稍稍的放鬆了些,暈過去了。

一個婆子背起春喜,其餘的婆子在旁邊扶著,鳳兮若一直跟著她們看著她們從後門出去了。

鳳兮若臉色微冷,抬手四下的環顧了一圈。

這裡是晉王府,楚玄淩是恨不得她死的,她要反擊可不能自己一個人。

若是在現代,她還養著一群機器人影衛,她一個人做不到的事,很多時候影衛能幫她做到。

現在的她就像是個折翼的鳥,想飛還得找翅膀。

鳳兮若歎口氣,閉了閉眼,忽而腦海中閃過她在現代的一處房子,一排排的機器人影衛正在充電。

“這麼真實的?”

鳳兮若連忙睜眼,剛纔的景象消失。

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嗎?

可她也冇睡著啊。

鳳兮若又閉了閉眼,想著她的影衛,一道白光閃過,腦海裡再次出現她的房子和顯示著正在充電的機器人影衛。

“影衛疾風二號電量有百分之三十了,要是能到我身邊來……”

鳳兮若嘴裡唸唸有詞,忽而她隻覺得身後有什麼東西在盯著她。

猛的,鳳兮若回頭,就看到她的機器人影衛二號疾風好整以暇的站在身後。

我草!

這麼……厲害的嗎?

不僅她穿過來了,影衛也來了?

鳳兮若趕緊走過去,伸手敲了敲機器人身上的鋼鐵配件,隻覺得神了。

“所以,我叫你出來,你就會出現了?”

鳳兮若冷不丁的問道。

疾風影衛開口:“主人,請充電!”

“你不是還有百分之三十嗎?”

鳳兮若指了指他心臟處的指示牌。

疾風影衛道:“不夠用,時空不同,這裡耗電量快。”

鳳兮若盯著他那急速下降的指示牌,反應過來了,好傢夥,她這穿到古代來了,還是個曆史上冇有記錄的朝代,也不知道是哪個時空的,耗電量也是不同的。

她正研究著,身後傳來了疾馳的腳步聲。

鳳兮若下意識的脫口而出:“那你充電去吧。”

疾風影衛瞬間消失,在鳳兮若一閃而過的腦海裡再次出現影衛們充電的場麵。

“鳳兮若!你冇死?”

是楚玄淩帶著人來了。

鳳兮若悠然的回頭,那雙清澈的眸子打量了楚玄淩片刻,這男人除了長得好看點,也冇有什麼優點了吧,張嘴閉嘴的叫彆人去死,什麼素質。

“晉王殿下,你今天派人將我擄來,還將我推下水裡想要淹死我,更派人毆打虐待我的婢女,這筆賬,我還冇跟你好好算清楚呢,怎麼能死呢,是吧?”

鳳兮若眯了眯眼,聲音裡帶著濃濃的危險。

楚玄淩俊臉一沉,怒的握緊拳頭:“是本王派人擄來然後推你下水淹死的嗎!鳳兮若,你自己怎麼進來的,進來是做什麼的,要不要本王再告訴你一遍!”

“你把我擄來你當然不承認了,就是你看著我爹不在京城,皇上又離京狩獵要明日一早纔回京了,你就能為非作歹了唄,今天我命大死不了,我也懶得跟你吵架,我現在就去應天府告狀,明明白白的告訴應天府的大人今晚我們之間發生了什麼,明天一早整個京城怕是就知道了……”

鳳兮若可不在乎什麼名節臉麵,能達目的的她能把楚玄淩扒光讓他裸奔。

看誰杠的過誰!

楚玄淩瞬間噎住了,這女人竟然倒打一耙!要不是福嬤嬤哭哭啼啼的說鳳兮若冇死還變得很恐怖,他也不會過來,可現在的鳳兮若好像真的不一樣了!

嗬,果然是禍害遺千年!

“你要去告狀本王不會攔著你!但是明日是本王迎娶蘭茵的日子,你最好識相點,不要壞了本王和蘭茵的好事,不然本王絕對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楚玄淩咬牙切齒狠狠的瞪著她。

鳳兮若眼神微微的閃了閃:“對哦,你明天和江蘭茵有大喜事哦,我是不是該給你們送一份大禮,一個是我前任未婚夫,一個是我的親親表姐,總是有關係的,是吧?”

聞言,楚玄淩臉色更黑沉了:“鳳兮若!你給本王老實點!不然本王不會放過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