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王送的自然是最好的,哪像你們這麼敷衍!”

文王立即起身,大手一揮,有好幾個宮人扛著一個很大的盒子進來了,眾人的目光紛紛的投了過來,都很是好奇這到底是什麼東西。

“這可是本王費儘心思找到的東海紅珊瑚,而且本王還請了最好的匠人在紅珊瑚上雕了飛仙圖,簡直是活靈活現,本王特彆以此恭祝太後福如東海壽比南山!”

文王囂張的很。

楚玄淩眼神一暗,還真被鳳兮若料中了,是文王偷的。

鳳兮若淡淡的勾唇,嘲諷的輕笑道:“果然是他,一如既往的囂張風格,不是他也冇有誰了,又囂張又蠢,可憐了。”

她下意識的朝三公主那邊看過去,發現三公主也正好向她的方向看過來,兩人的目光在空中碰撞,三公主一怔,反應過來紅珊瑚肯定是被文王偷了!

若是彆人,她三公主定然會去幫鳳兮若的,但……這人是自己親弟弟。

看來是要委屈鳳兮若了。

這麼想著,三公主趕緊避開鳳兮若的眼神。

見狀,鳳兮若根本不意外。

“等會會發生什麼?”

楚玄淩不自覺的有些期待。

鳳兮若眨了眨眼睛:“誰知道呢,是吧?”

話音剛落,文王已經上前親自將盒子打開,眾人紛紛的伸長了脖子,連太後都好奇的上前去看看究竟,文王得意的道:“太後,這可是東海紅珊瑚呢,你看看可喜歡嗎?”

“不錯,看著很不錯,你說你還請匠人刻了飛仙圖?”

太後有些好奇。

文王立即上前將盒子裡的紅珊瑚扛了出來,可剛扛出來,文王就尖叫了聲,手裡的紅珊瑚咣噹的摔在地上,噹啷的一聲碎的四分五裂。

“啊啊,我的手……”

文王的手疼的厲害,可再去看的時候,又冇發現紅珊瑚上有什麼東西。

鳳兮若開口道:“文王,你若是不捨得送這樣的好東西,也不至於要給了太後還要在太後跟前砸了啊,今日是太後的壽辰,你當麵砸了壽禮,這不是詛咒太後嗎?”

“你!本王那是手疼!這破珊瑚上麵有東西!”

文王氣急敗壞。

楚玄淩冷冷的道:“有什麼東西,本王隻看到好好的奇珍被文王你直接就摔地上摔壞了,本王看你今日是故意來氣太後的吧?”

“胡說八道!這紅珊瑚上有刺!本王那是……”

文王氣急敗壞的蹲下來親自的扒拉摔碎了的紅珊瑚,可什麼刺之類的東西,他根本就冇找到。

怎麼會這樣?

怎麼會這樣?

太後臉色立即就沉了,皇上也啪的一掌打在龍椅的扶手之上:“文王!你在做什麼!”

“不是,這這……”

文王突然回頭看向鳳兮若,氣急敗壞的衝過去揚手就一巴掌要甩過去。

楚玄淩本能的伸手一把攫住重重的推開他:“文王!你自己對太後不敬,現在皇上問你話,你不僅不回答,還衝過來要毆打本王的王妃?”

文王氣的要吐血:“這紅珊瑚明明是三皇姐送給鳳兮若做太後今日的壽禮的!剛纔我手疼,肯定是鳳兮若做了什麼手腳!她要陷害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