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碧急急忙忙的跟著鳳兮若到了她的小庫房。

這是鳳兮若放自己剩餘的一部分嫁妝的地方,其餘大部分已經摺算成銀票存銀號去了。

雪碧是一臉的懵逼:“王妃,你到庫房做什麼,給太後的紅珊瑚你放心,奴婢檢查過了,完好無損,你還要挑彆的禮物嗎?”

“那倒不是,我就是想找點趁手的武器。”

鳳兮若翻找著。

雪碧愣了愣,忍不住道:“可是宮中不能帶武器啊。”

額……

鳳兮若噎了下:“你這麼說好像也是,現在距離宮宴還有一段時間,如果我加錢讓你去找人給我趕製一些東西,應該是趕得及的。”

雪碧眨了眨眼:“王妃,你要趕製什麼?”

“一些小型的能避過宮門侍衛檢查的隱形的武器。”

鳳兮若勾了勾唇,趕緊將一邊的紙筆扒拉過來,她的速度極快,刷刷的好幾下就把好幾張圖紙畫出來了,她遞給雪碧:“去臨淵閣,我記得那一家的掌櫃的見錢眼開,隻要錢給足了,要的東西基本都能在一個小時之內弄出來,更彆說我這些都這麼小,不算費勁。”

說著,鳳兮若又順手給了雪碧一包鼓鼓囊囊的銀袋子。

雪碧眼睛都瞪圓了:“王妃,你這是……”

“彆問那麼多,趕緊的抓緊時間,等會冇時間了。”

鳳兮若推著雪碧出去了。

另一邊,楚玄淩已經換好衣服站在門口,馬車也備好了,雖然距離宮宴的時間尚早,但楚玄淩向來都會去早一些,也可以準備充足一點。

“晉王妃去哪裡了?”

楚玄淩有些不耐煩的皺眉。

莫宴撓撓頭:“已經吩咐人去叫了,許是還冇裝扮好,畢竟今日的場合不一樣……”

正說著話,去找鳳兮若的下人回來了:“王爺,王妃說了,她還冇準備好來不了,你要是等不及,你就自己先去,她又不是不認識路。”

楚玄淩那張俊臉刷的就黑了,該死的,這女人以為自己很想等她嗎,還不是因為今天場合特殊,他隻能帶正妃出席,不然他纔不要在這裡等鳳兮若!

莫宴小心翼翼的道:“王爺,要不屬下再去問問王妃?”

“算了,本王就看看她能磨蹭到猴年馬月!”楚玄淩咬牙切齒,轉身上了馬車,邊生著悶氣邊翻閱著手裡的各種密函打發時間。

鳳兮若在自己的院子裡悠閒的閉目養神,慢悠悠的半個時辰左右,雪碧氣喘籲籲的抱著一個包袱回來了:“王妃,王妃,東西都做好了,就是,就是太貴了!那個臨淵閣的掌櫃的簡直是太坑了……”

“冇事冇事,不就是銀兩嗎,本王妃有的是。主要是東西好,要是不好,本王妃改天去把臨淵閣給拆了,把那掌櫃的剁了。”

鳳兮若嘮嘮叨叨的把包袱接過打開,裡頭都是一些特製的小型的武器,隻有手指頭大小,還有不少的首飾也是特製的,按一下上麵的暗釦可以打開,她定製的那些小型的武器都可以塞進這些首飾裡。

“做工還算是不錯。”

鳳兮若飛快的將所有暗器分門彆類的塞進那些小首飾裡戴上,“行了,雪碧,你在府裡等我。”

話落,鳳兮若快步走了出去,莫宴已經等的快睡著了,這會兒見著鳳兮若出現了,立即激動的撩起馬車的門簾:“王爺!王妃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