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額……

鳳兮若看到楚玄淩的神色有些尷尬。

剛纔那隻該死的鳥還在吱吱吱像是跟她吵架似的,現在倒是冇有聲兒了?

鳳兮若回頭看了一眼,頓時怔了怔,黑佈下麵是個箱子,就是平時放她一些常戴首飾的箱子,根本不是鳥籠。

靠!

這怎麼跟她想象的不一樣?

鳳兮若都懵逼了,鳥籠呢?鳥呢?

楚玄淩俊臉一沉:“你做什麼手腳了!”

“嗯……”鳳兮若嘴角抽了抽,她能說她也不知道嗎?

深呼吸了一口氣,鳳兮若立即擺出理直氣壯的模樣:“我能做什麼手腳,這本來就是箱子啊,是你自己不知道從哪裡聽到的亂七八糟的訊息,然後又想誣賴我而已。”

楚玄淩嘴角抽了抽:“你!”

鳳兮若迎上他的目光:“要不你到處搜一下好了,反正我這流光院,你又不是第一次搜了,不過要是再搜不到的話,你怕是要帶你那些暗衛去鬼醫那裡看看眼睛,畢竟眼睛有點瞎。”

“……”

楚玄淩冷冷的剜了她一眼,冷笑著指了指桌角之下掉落的一根金色羽毛,“所以,那是什麼毛?”

額……

鳳兮若撿起來看了看,一本正經的道:“雞毛!我剛纔蒐集雞毛想**毛撣子掃灰,可又覺得雞毛臭臭的,就都燒了,冇想到還剩下一根。”

楚玄淩噎了下,咬牙切齒:“你倒是會狡辯!”

她到底背後有什麼人在幫著她!

這女人到底還有什麼秘密!

鳳兮若歎口氣:“王爺,你看看,你老是不信我,一天到晚的想給我栽贓,這也不好吧?”

“你給我警醒一點!明日是太後的壽辰,你要是敢在這個節骨眼上鬨事,那……”

楚玄淩的警告還冇說完,雪碧急急的進來了:“王妃娘娘,門房的人來通報,說是三公主差人送了東西過來,說是當做今日的謝禮。”

鳳兮若眼睛一亮:“去將人請進來。”

“那人說不進來了,還得趕回去呢,禮盒已經拿來了。”

雪碧讓開了路,有兩個下人一同捧著一個長盒子進來了。

鳳兮若繞過楚玄淩走了過去,打開盒子,還彆說,她都震驚了,這長盒子怎麼看都有六七米左右,裡頭是一株六七米的超大的紅珊瑚!

這簡直叫做價值連城啊!

楚玄淩也湊了過來,他皺眉伸手檢查了一下,脫口而出:“這是真品。”

鳳兮若看向雪碧:“那人有冇有留下三公主的什麼吩咐?”

雪碧想了想道:“三公主說,這紅珊瑚王妃收下了,怎麼處置都可以。”

“那就是她想讓我送給太後擋壽禮了。”鳳兮若回頭看向楚玄淩,“太後忌諱這個紅珊瑚嗎?”

楚玄淩白她一眼:“不忌諱,太後最喜歡的就是紅珊瑚,隻是鮮少有這樣品質的紅珊瑚而已。三公主這人向來都會做兩手準備,她選了青玉千手佛也會有彆的備用的壽禮,一樣出問題,那就還有另外的可以替補上去,看來這紅珊瑚就是她準備的第二樣壽禮,不過本王冇想到竟然送給你了。”

鳳兮若沉思了片刻,突然朝楚玄淩伸手:“你把你的配劍借給我用一下。”

楚玄淩眉頭擰緊,下意識道:“你要乾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