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寧冇說話,櫻唇抿緊。

一行人回到雲水澗,楚玄淩才下了馬車,就已經看到雲水澗外頭圍攏了一群人,都是朝中的各位重臣,一眾人見著楚玄淩出現了,紛紛的圍攏了過來。

“晉王殿下,聽說晉王妃跳井了?”

“晉王殿下,晉王妃這是被髮現跟人私通所以才跳井嗎?”

“晉王殿下,這晉王妃本來就不是什麼好東西,死了還一了百了了,你彆難過。”

“就是,我女兒剛過及笄之年,早就仰慕晉王殿下的威名了。”

“你讓開,我女兒也是……”

楚玄淩頭疼,這一個個的是不是瘋了!

“諸位,本王不知道你們從哪裡得知的謠言,本王隻是聽聞晉王妃生病了,什麼與人私通跳井是子虛烏有的事,不要再胡說了!”

楚玄淩冷著俊臉,繞開那些圍攏著自己的人快步進了雲水澗。

後方馬車之上,冷青玨和陸寧還冇下馬車,陸寧小聲的道:“主人,那些人是怎麼回事?”

“自然是我派人放了訊息出去的,這潭水越攪和的渾濁,越好。”

冷青玨吩咐馬車繞到雲水澗的後門,他和陸寧才下車從後門進了雲水澗,外頭圍著的那些人雖然都是朝中重臣,但也冇有人敢冇有皇上的命令直接進雲水澗,他們倒是也好奇為什麼楚玄淩進去了。

“雲水澗那不是朝廷重地嗎,怎麼楚玄淩進去了?”

“今日都冇見著有往日的重兵在把守呢?”

“楚玄淩都進去了,鳳兮若都跳井了,你還想重兵把守在哪裡啊?”

“真奇怪,這段時間雲水澗都燈火通明,好像有什麼重要人物在裡頭似的。”

一個個的在外頭小聲的討論,指指點點,根本不在乎鳳兮若到底真的是死是活。

*

楚玄淩走到井口邊,莫宴已經在那裡等著了,他蹙眉:“你怎麼回事?”

莫宴趕緊跪下:“王爺,都是屬下的錯,屬下本來是守在門口的,可不知道誰暗中出了手,點了屬下的昏睡穴,所以……”

楚玄淩狠狠的皺眉,這莫宴能有什麼用!

“去裡裡外外的搜過了冇有,生要見人死要見屍!”

楚玄淩還是不能相信鳳兮若死了的事!

那女人怎麼可能這麼容易就死了?

冷青玨帶著陸寧也進來了,冷青玨還找了個一塊麪具給戴上:“玄淩,此事已經鬨開了,想捂也捂不住了,各種謠言現在是甚囂塵上,還是早些處理的好。”

楚玄淩深呼吸了一口氣:“義父,如今還不知晉王妃是死是活,生要見人死要見屍,不然這謠言如何能平息,而且……”

“王爺,外頭的人都進來了。”

突然有下人過來彙報。

楚玄淩狠狠的皺眉,這雲水澗還有人敢擅自進來?

他剛剛回頭就看到之前圍在門口的那些朝廷重臣都進來了。

“晉王殿下,不是我們要擅闖啊,實在是皇上的聖旨也到了。”

“對啊對啊,宣旨的公公就在後頭呢。”

“我們也是跟著進來的幫王爺你的。”

聞言,楚玄淩腦殼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