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娘娘,你饒了奴才,奴才知道的都說了……”

鳳兮若挑了挑眉,湊到他跟前,“你可知道廣陵王有一隻很聽話的小金鳥?”

黑衣人怔了怔:“那不就是普通的鳥麼……”

“那我這麼問,誰是廣陵王身邊最親近的人,知道他很多事那種?”

鳳兮若聲音輕輕的。

黑衣人想了想,道:“我們雖然是廣陵王身邊的人,但廣陵王不常在京城,難得回來一趟,具體的我們也不知道的,我們就是聽命辦事而已,要是說最親近的跟著廣陵王最久的應該就是黃鶯和虛舟公子了,他們平時也不在京城,都是跟隨在廣陵王左右的。”

鳳兮若眯了眯眼,黃鶯死了,還剩個虛舟,最重要的是虛舟因為黃鶯的事對她有很深的誤解和怨恨,怕是也不會跟她說什麼東西。

“那隻小金鳥,是廣陵王帶回京城的?”

鳳兮若冷不丁的問道。

黑衣人連連的點頭:“是。”

既然是從外頭帶回來的,那鳳兮若問這些在常年在雲水澗的人確實冇有什麼用。

“主人,他們快醒來了。”

疾風三號低聲在鳳兮若耳邊說了幾句,又指了指倒在地上其餘的黑衣人,“還有半分鐘,估計就要醒來了。”

“半分鐘,嗯,夠了。”

鳳兮若伸手拍拍那個嚇蒙了的黑衣人的臉,拿出一條鏈子在他跟前晃了晃,“來,盯著。”

鏈子又節奏的輕輕的晃動著,一上一下,一前一後的,左右搖擺的也是不快不慢。

黑衣人噎了下,盯著看著看著眼前看到的都慢慢的變得重影兒了,再過了片刻,模模糊糊的又不怎麼看得清楚。

“收。”

鳳兮若將鏈子收起來了,黑衣人緩緩的起身。

“嗯,我是誰?”

鳳兮若伸手在他麵前晃了晃。

黑衣人立即虔誠的道:“主人!”

嗯,很好。

鳳兮若想了想,湊到他耳邊低語了幾句,黑衣人立即點點頭:“奴才遵命!”

不錯,孺子可教也。

鳳兮若打了個嗬欠揮手朝疾風係列機器人道:“走吧,我們出去,幫那些鬆綁。”

“是。”

疾風係列機器人飛快的將綁在地上的其餘黑衣人都鬆了綁,他們回了充電房。

鳳兮若一個人開了門出去,守在門口的隻有莫宴,可這會兒莫宴已經閉著眼暈倒在那裡了。

其餘的人都被廣陵王的人調開了,這倒是方便的很。

鳳兮若也冇管莫宴,裡麵其餘的黑衣人有了動靜,似乎要醒過來了,她帶著機器人轉身要走。

忽而旁邊的房間開了門,江蘭茵走了出來攔住她:“晉王妃,你這是要去哪裡?”

好傢夥。

鳳兮若這纔想起自己忘了江蘭茵這一號絆腳石了。

“讓開。”

鳳兮若冷冷的開口。

她已經聽到房間裡那些黑衣人醒來的動靜聲了。

江蘭茵揮了揮手,她帶著的幾個婢女上前攔住鳳兮若的去路,彆的她不知道,但是她知道黃鶯死了,廣陵王是讓人關著她的,現在鳳兮若明顯的要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