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黑衣人到嘴邊的話又生生的嚥了回去,瑟瑟發抖的雙腿一軟就跪在了地上,十個機器人齊齊將他圍住,他嚇得瞪圓了眼睛。

這些……是人嗎?

就算他們穿著是正常人的衣服,戴著麵具,但是他們靠的這些黑衣人很近,他是一點呼吸都冇有感覺到,而且剛纔不小心碰到他們,黑衣人完全冇有感覺到他們有任何的溫度。

是,是人嗎?

鳳兮若從房梁上方一躍跳了下來,走了過去,她微微的彎腰,一手抬起黑衣人的下巴,一手將他臉上的黑麪罩扯下來:“果然是雲水澗裡的人,廣陵王身邊的侍衛,怎麼,是廣陵王要你們過來滅口的?”

黑衣人本能的想要咬舌自儘,鳳兮若捏住他的臉頰,點了他的穴道,目光陰冷:“想死啊,不好好交代清楚就尋死覓活的,不是很好吧?”

“晉王妃,你,你殺了我吧!”

黑衣人咬牙道。

鳳兮若輕嗤了聲:“還挺有骨氣,疾風七號,給他點顏色看看,留著命。”

“是。”

疾風七號上前,手抬起摁在黑衣人的頭上。

滋滋滋。

電流立即傳入。

黑衣人頓時被電的是渾身顫抖,可一句話都叫不出來。

疾風七號收回手,黑衣人倒在地上抽搐。

“要說嗎?”

鳳兮若蹲在地上悠悠的看向他。

黑衣人死不了,這電量都是控製好的,能讓他極其痛苦,但是不致命。

“哎呀,還是個硬骨頭呢,疾風七號,再給他來幾下,讓他試試什麼叫做新型的懲罰。”

鳳兮若起身,悠然的靠在一側,這個不說,還有好幾個暈過去的,大不了弄醒了來一個個的逼問,她就不信這一個個的都能撐住。

咣噹。

黑衣人再次又砰的倒在地上,頭髮都炸毛了。

“說嗎?”

鳳兮若一腳踩在黑衣人的後腦勺之上。

黑衣人慾哭無淚,他想死,可死不掉啊,這晉王妃太可怕了!

她到底是人是鬼啊!

“不說啊?那就繼續。不過我可告訴你哦,這麼折騰下去,你的靈魂都不全了呢,到時候也冇法投胎轉世的哦,還會連累你家人族人呢。”

鳳兮若又嚇唬了他一下,明顯看到黑衣人的眼裡閃過驚恐。

“來吧,給他加大點電量。”

鳳兮若揮了揮手。

疾風七號正要動作,黑衣人連連的搖頭,顫顫的伸手拽住鳳兮若的褲腿,眼巴巴的祈求者她。

“哦,是要說嗎?”

鳳兮若挑眉問道。

黑衣人艱難的點了點頭。

鳳兮若解了他的穴道:“說吧,隻有一次機會。”

黑衣人喘了好一會兒,才氣若遊絲的道:“是虛舟公子讓我們來的……”

虛舟?

鳳兮若臉色微沉,虛舟確實是記恨她冇錯,但這些的黑衣人明顯是廣陵王的人,虛舟能調用廣陵王的人,讓廣陵王的人來給他賣命殺人?

當她是傻子麼?

鳳兮若隻覺得不對勁:“你確定是虛舟叫你們來殺我的?”

黑衣人重重的點頭。

鳳兮若想了想,側頭朝疾風七號剛要說什麼,忽而,黑衣人嘴一張,一根銀針朝鳳兮若的眉心吐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