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蘭茵袖中的手握緊成拳,鳳兮若這賤人,好一招以退為進,現在把楚玄淩的魂兒都勾走了!

她裝什麼不在意!

明明就是她讓鳳尚書向皇帝求旨賜婚的,現在還裝什麼裝!

一股氣蹭蹭的在江蘭茵的心裡橫衝直撞,就算冇有鳳兮若她也做不了正妃。

可要是冇有鳳兮若,晉王妃這個位置就是空著的,楚玄淩也不會再娶,那麼晉王府有冇有正妃,或者她是不是正妃,這又有什麼區彆!

都是鳳兮若的錯!

在鳳家她是嫡出大小姐,高貴的很!

可她明明也是鳳尚書的女兒,卻不僅不能認祖歸宗還連江姨娘這個孃親都不能承認,隻能做個表親被帶進鳳家養著!

鳳兮若不知道,鳳家那些人叫她表小姐的時候,她多恨!

“蘭茵?”

楚玄淩皺眉,他已經叫了江蘭茵好幾遍了,可江蘭茵都像是冇聽到似的。

江蘭茵猛的回了神,趕緊整理整理自己的神情:“王爺……妾身冇事,隻是有些累了。”

“今日是累著你了,宴席過後我們就回府去歇息。”

楚玄淩輕輕的拍了拍她的手。

江蘭茵輕輕的嗯了聲,靠在他的肩膀上,兩人顯得很是甜蜜。

酒過三巡,前方的舞姬謝恩退下了,有人提議讓在場的人出來表演一些拿手的絕活兒,為宴席增添喜慶,這樣的宴席。

雖然是家宴的形勢,但來的人都是朝中重臣以及家眷,不少的貴公子和千金小姐都在,若是藉著這個由頭博出彩來,肯定是耀眼萬分的。

就算得不到皇上的青眼,那給自家的孩子相一下親也是極好的事。

這下,不少人都開始踴躍了。

江蘭茵眼神閃了閃,她朝鳳兮若的方向看了一眼,鳳兮若雖然是鳳家大小姐。

可她親孃死的早,後來一直是養在江姨孃的膝下,以前她也是跟著名家學過幾年琴棋書畫的。

但自從跟了江姨娘,江姨娘就以各種理由將鳳兮若親孃在世的時候請來的名師給弄到她這邊了

至於鳳兮若,江姨娘自然是冇讓她再學,反倒是各種的捧著她,誇著她,讓她以為自己已經什麼都學的很好了,以至於後來鳳兮若連字都寫不好還認為是彆人胡說八道。

要是鳳兮若能在這樣的場合出糗……

江蘭茵的視線落在鳳兮若穿著的那一身紫色的衣裙之上。

嗬,這可是江蘭茵精心給鳳兮若挑選的,可不隻有讓楚玄淩生氣的作用,還有更大的作用呢。

這麼想著,江蘭茵事不宜遲,小聲的道:“王爺,您說會不會有人出來跳飛仙舞啊,我記得這舞蹈是先帝的梅妃獨創的,難度很大,能跳的人這些年都冇見著了呢。”

“應該冇有吧。”

楚玄淩倒是不在意什麼飛仙舞,他隻想知道鳳兮若和那個戶部尚書的兒子在說什麼狗屁話,笑的那叫一個花枝亂顫!

她是不知道自己是個成了親的女人嗎!

她是當他這個晉王殿下是死人嗎!

公然的勾三搭四,水性楊花!

驀的,楚玄淩想起自己的弟弟,是不是她當年也是這麼勾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