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

機器人消失。

鳳兮若飛快的將衣服換好跳下床,楚玄淩回頭,她一身白色衫裙,襯的她倒是有些柔弱的樣子,莫名的,楚玄淩一顆心像是被扯動了一下。

“這藥有毒,不對勁,我不擦,你看著辦好了。”

鳳兮若直接將藥瓶塞回他的手裡。

楚玄淩擰了下眉頭,打開藥瓶子聞了下:“你怎麼知道這藥有毒?”

聞著還挺清爽的味道。

鳳兮若懶懶的道:“反正我就是知道,你要是不信,你自己擦一下。這裡頭加了能讓傷口潰爛的藥,而且就算你冇傷口,塗上去也會腐蝕肌膚,我不擦。”

“你要是不上藥被廣陵王發現了,你會更慘。”

楚玄淩冷冷的道。

“你還好意思說,我好歹是你名義上的王妃好吧,你就說不要把我打殘和打死就完事了,現在還要我擦這玩意兒?你是不是男人?”

鳳兮若咬牙切齒。

楚玄淩輕嗤了聲:“本王若是站出來幫你,那是害了你,廣陵王會以為本王同你關係好,你到時候怎麼死的,你自己都不知道,你該感謝本王!”

“我真是謝謝你!”

鳳兮若哼了哼,在旁邊坐下,兀自的倒了一杯茶水喝了一口,潤了潤喉才道,“還好意思讓我感謝你,那還不是因為你,我才受到牽連的嗎?不過,他既然是你的養父,而且還認了義子的,為什麼跟你之間的關係這麼奇怪?”

“問這麼多做什麼,反正知道他不是什麼好東西就好了。”楚玄淩明顯不願意多說,“你不擦這個藥,就擦本王這個吧。”

說著,楚玄淩將自己隨身攜帶的另一個藥瓶塞過去。

鳳兮若看了看:“這有什麼功效?不會也有毒吧?”

“本王確實想你死,但本王向來光明磊落,不會用陰招。”楚玄淩輕嗤了聲,“這就是普通的膏藥,蚊蟲叮咬的時候可以抹一下的,味道和這個有點像,本王纔給你的這個。”

鳳兮若拿了過來。

叩叩叩。

門在這個時候被敲響了。

鳳兮若趕緊跑回床上趴著,楚玄淩走了過去開門,剛一打開門,楚玄淩就蹙眉了:“你是誰?”

“玄淩哥哥,你都不認識我了啊?”

一個黃衣少女言笑晏晏,身後跟著一個青衣少年,腰間彆著一支紫玉笛。

楚玄淩一怔,反應過來了。

外人不知道的是,當年被廣陵王收養的人不僅僅是他一個人,廣陵王收養的孩子少說有上千個,隻是名義上是收養,實際上是培養自己的死士,隻有最出挑的幾個能活到最後襬到檯麵上來。

而楚玄淩和其他幾個就是如此,這個過程受了多少罪,連楚玄淩都不想回憶。

眼前站著的一男一女是和他同時收養的,黃衣少女名喚黃鶯,青衣少年名喚虛舟。

他們是廣陵王的心腹,一直跟在廣陵王身邊出生入死的。

“參見晉王殿下。”

虛舟上前行禮,黃鶯看了一眼也跟著行了禮,隨即她直接繞過楚玄淩進屋,“我聽說晉王妃被打了,我去看看!”

楚玄淩心裡一緊:“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