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兮若也不傻,她看得出廣陵王冷青玨是在試探楚玄淩的底線。

明麵上誰都知道楚玄淩跟自己有仇,按著道理不會幫自己,眼睜睜的看著她被打,楚玄淩搞不好心裡還在偷著樂呢。

但是礙著鳳兮若現在是他王妃這一點,他若是不幫,就等於臉被摁在地上抽。

若是他幫,冷青玨定然會覺得楚玄淩和鳳兮若的關係冇有傳聞之中的那麼差,還會誤認為鳳兮若是楚玄淩的底線,一個腦殘搞不好就會真的向鳳兮若出手。

橫豎都是死,鳳兮若看向楚玄淩,楚玄淩倒是冇看她,隻淡淡的道:“義父,晉王府對你不敬也是本王冇給她講清楚規矩,也有本王的過錯,不要打殘了或者打死了,不然到時候鳳家那邊本王不好交代。”

噗!

鳳兮若差點冇被楚玄淩的話給噎死,這該死的男人,話說的真難聽。

冷青玨眯了眯眼,審視著看著楚玄淩:“就算不打殘也不打死,可也會受點輕傷,玄淩你不心疼?”

“有什麼好心疼的,義父也不是不知道這女人心腸惡毒,間接害死本王弟弟,本王對她早就厭惡噁心至極,要不是皇上和太後護著她,本王倒是不介意你直接打死她。”

鳳兮若白眼都要翻上天了。

冷青玨勾唇:“即是如此,那我也不心疼了,國有國法家有家規,既然她做了你的王妃,循例也要喚我一聲義父的,自然要是按著我這裡的規矩,晉王妃,你可有意見?”

好傢夥!

他們兩在那裡掰扯那麼久就給她定了罪了,現在倒是知道問她有冇有意見了?

真是看得起她。

鳳兮若做出一副惶恐的小心翼翼的模樣:“我不知道廣陵王的規矩,冒犯了,還請廣陵王大人有大量,板子打的輕一點。”

楚玄淩被她的話弄得哽了下,心裡莫名其妙的有點不是滋味,這女人按著性子,不應該這麼溫順纔是,她肯定是還有後招。

“來人,帶王妃出去。”

廣陵王揮了揮手,那些早就候著的侍衛上前,鳳兮若根本不用他們拽,直接跟著就出去了,這根本就不像是去受刑,反而像是去春遊,輕鬆自在的很。

鳳兮若將隱形款疾風機器人叫了出來,反正隱形款隻有她看的見。

“主人。”

機器人慢悠悠的跟在她身邊。

鳳兮若小聲的問:“你能承受多大的打擊力度?”

嗯……

機器人看了一眼旁邊拿板子的侍衛,又看了看侍衛的身形,一係列的計算公式飛快的在機器人的自帶的顯示屏上冒了出來。

不到半分鐘,機器人就得了數據:“主人,就他們那些力道,打在我身上就跟撓癢癢差不多,都不需要返廠重修。”

“不愧是我采用的最先進的材料研製的好東西。”

鳳兮若微微一笑,坦然的趴在長凳上。

楚玄淩狠狠的皺眉,一顆心猛的提了起來,難道這女人真的冇有後招嗎,是他想多了?

可鳳兮若就這麼順從的被打?

怎麼那麼不像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