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鳳兮若和楚玄淩互看了一眼,兩人都噎了下。

站在後方的韓文秀一臉的驚恐,下意識的低著頭不敢吭聲。

鳳兮若咳咳的清了清嗓子,小聲的道:“楚玄淩,我問你個問題。”

“說。”

楚玄淩睨著她,這女人和韓文秀在屋裡說了什麼東西,怎麼兩人出來臉色都怪怪的,肯定是有什麼貓膩,現在鳳兮若還吞吞吐吐的有話要說,更顯得詭異。

鳳兮若抿了抿唇,她是答應了韓文秀的,但好歹這麵對的都是一些古人,她要扭轉這些古人的思想,怕是不簡單,更何況是韓文秀這對於古人來說已經是十分出格的事。

“你到底要說什麼?”

楚玄淩皺眉,這女人不是向來囂張的很嗎,什麼時候有過這樣的?

鳳兮若猶豫了片刻,將楚玄淩拽到一側,輕聲道:“如果一個姑娘,她定了親事的,但未婚夫去世了,外人也都以為她會為未婚夫守節,可她卻和彆人在一起了,你會不會覺得這姑娘很是水性楊花之類的?”

聞言,楚玄淩深深的看她一眼,突然道:“你是說韓文秀?”

靠!

要不要這麼能舉一反三啊!

鳳兮若嚥了咽口水:“我也不是這個意思,隻是……”

“你最好實話實說,不然本王不想聽你的廢話。”

話落,楚玄淩轉身禦騶。

鳳兮若連忙拉住他的胳膊,用力將他拽了回來:“喂,你這人能不能有點禮貌,我這不是還冇說完嗎,你急什麼,有點耐心好嗎?”

楚玄淩嫌棄的掃了她拽著自己胳膊的手一眼,淡淡的道:“你拽疼本王了。”

“是是是,我錯。”鳳兮若無語的趕緊把手鬆開。

楚玄淩那雙銳利的眼睛盯著她打量了片刻,悠悠的道:“說吧,韓文秀是跟哪個侍衛對上眼兒了?”

“你怎麼知道她是和侍衛對上眼的?”

鳳兮若忍不住道。

楚玄淩輕嗤了聲,伸手在她額頭上敲了下:“你是豬嗎,平時不是挺有能耐的,今天笨的要命,韓文秀這麼長的時間都在病中度過,能去的地方就是碧落軒,能撿的人就是碧落軒的人,那麼碧落軒的人隻有侍衛,不是侍衛還能是跟丫鬟看對眼了嗎?”

額,又不是不能和丫鬟看對眼兒。

鳳兮若在心裡誹腹了一下,麵上顯出很是謙卑的樣子:“王爺您真是聰明過人,既然王爺都猜到了,那我也不用說什麼了,有情人終成眷屬也是一樁好事,王爺你不如成全他們,這也是積德呢,是吧?”

“是嗎?”楚玄淩邁步向她靠近,鳳兮若下意識的後退,咚的一聲撞到了背後的牆,退無可退,楚玄淩雙手圈住她,撐在牆壁上擋住她的去路,“鳳兮若,你少做壞事就是給本王積德了。”

鳳兮若咬牙:“大哥,我天天安分守己,怎麼就做壞事了,咱能不能公私分明,先把韓文秀的事處理一下下?”

楚玄淩眯了眯眼,俊臉突然就湊近了:“那你是想讓本王如何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