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兮若打量他一眼,認出來是楚玄淩身邊的人,她不耐煩的挑眉:“王爺有事嗎?”

楚玄淩的人這個時候來找她,又有什麼事,他不是去給江蘭茵上藥了嗎,上藥的時候兩個人親密親密,不是該親親了嗎?

真是閒的蛋疼!

“碧落軒那邊來了訊息,說是韓姑娘身體好了不少了,眼下也完全的清醒了,想要見見王妃娘娘,王爺說讓你現在就過去。”

下人趕緊道。

韓文秀。

鳳兮若一怔想起來了,楚玄淩弟弟的那個未婚妻,上回差點被那些小鳥給折騰的死掉。

那些小鳥的來源鳳兮若還冇能找到,口技人也冇能找到,一時間這邊的線索都中斷了,她本來就在著急,正好現在韓文秀大好了,又是楚玄淩親自叫她去的,她肯定要去,問問一些情況,搞不好能給她一點啟發對於洗清楚自己的冤屈很有用。

這麼想著,鳳兮若立即道:“好,我現在就去。”

下人看著鳳兮若轉頭就要往門口的地方走去,他急急的追上去:“王妃娘娘,你等等王爺,王爺也要一同去的。”

“啊?他這個時候還去?”鳳兮若是搞不懂了,“他不是和江蘭茵一起嗎?”

“王爺說了,你要是不等他自己就去,那邊你也進不去,就算進去了,也會有人逮著你丟出來。”

下人飛快的應聲道。

鳳兮若嘴角抽了抽,忍著脾氣:“那你家王爺在哪裡,本王妃去找他!”

下人指了指:“在葳蕤閣。”

“知道了。”

鳳兮若朝葳蕤閣快步走去。

纔到葳蕤閣門口,鳳兮若就看到江蘭茵從屋內走出來,臉上還帶著嬌羞的模樣,邊走邊低著頭扣著釦子,看過去似乎她脖子上還有淺淺的吻痕。

雪碧氣的咬牙:“真噁心!光天化日之下勾引王爺!”

“噓,你管她勾引誰呢。”

鳳兮若扯了扯雪碧的袖子。

江蘭茵故意扭著腰肢走到這邊來,像是這會兒纔看到鳳兮若似的:“哎呀,王妃娘娘,你來找王爺嗎,王爺剛纔幫我上了藥呢。”

鳳兮若嫌棄的翻了個白眼,繞過她就要進去,江蘭茵擋住她,故意將脖子上的吻痕露出來一點:“王妃娘娘,你……”

“江蘭茵,我冇時間跟你廢話,你自己掐的這麼紅,不疼嗎?”

鳳兮若翻了個白眼,本來她不靠近自己還看不出來,誰讓她犯賤要靠的這麼近,彆人看不出來,但各種類型的小傷口,一點點的小區彆鳳兮若都能分辨的出來。

江蘭茵臉色刷的就漲紅了:“你,你在說什麼!你……”

“少廢話了,讓開點。”鳳兮若一把推開江蘭茵推門進去了。

江蘭茵氣急敗壞的還想上前,雪碧趕緊攔住,揶揄道:“側妃娘娘,你不如回去擦點膏藥呢,掐得這麼紅,不疼啊?”

“你你你!你個賤婢!”

江蘭茵揚手就要扇雪碧耳光。

雪碧也不躲閃:“側妃娘娘是主子,要打奴婢是應該的,但是呢,老話都說了,打狗還要看主人呢,我家王妃剛纔可是救了側妃娘孃的命呢。而且側妃娘娘你彆忘了,王爺在裡頭呢,你打了奴婢,奴婢的主子肯定是要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