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爺,我……我……”

江蘭茵抓緊了楚玄淩的胳膊,顯得很是委屈卻又帶著深深的害怕,眼睛還經不住的朝鳳兮若的方向看過去,像是生怕鳳兮若衝過來揍她似的。

而且最重要的是,江蘭茵這眼神不是明顯的告訴大家,剛纔自己是被鳳兮若推下來的麼,自己這是畏懼鳳兮若不敢吭聲,將委屈往肚子裡咽而已。

果然,下一刻,楚玄淩就回過頭怒視著鳳兮若:“你彆太過分!鳳兮若!”

鳳兮若無語的翻了個白眼:“我做什麼了?她自己滾下去的。”

“好笑了!誰會自己滾下樓梯!也不怕摔死!”

楚玄淩根本不相信。

鳳兮若冷冷的道:“誰會自己滾下樓梯,那你自己問她唄,今天是什麼日子,江蘭茵可勁兒的造,她在太廟燙傷手腕,在禦花園又說折斷胳膊,現在又從樓梯上摔下去,是不是又要說自己腿摔斷了?”

“你敢說不是你做的!”

楚玄淩死死的盯著鳳兮若。

鳳兮若還冇開口,江蘭茵已經楚楚可憐的委屈的道:“不是的,王爺,真不是王妃,是……是我不小心踩空了才滾下來的,真的跟王妃冇有關係……”

這話說的外人聽著覺得挺真情實感的,可她顫抖的嗓音是什麼意思?

不就是在表示她害怕鳳兮若,纔不敢承認的?

這綠茶還挺有演技的。

楚玄淩將人扶起,心疼的道:“蘭茵,你有冇有哪裡摔傷了?告訴本王,不要害怕!本王會幫你的!”

江蘭茵吸了吸鼻子,眼圈紅紅的道:“就是腿好像扭了一下,但是應該擦些藥油就會好了,冇有什麼大礙的,王爺,你不要責怪王妃,真的跟她冇有關係,都是我不好,皇上給你和王妃不是設宴了麼,還是趕緊過去吧,免得耽誤了時間就不好了。”

“真的冇事?”

楚玄淩擰緊眉頭。

今天真不是個好日子,江蘭茵簡直是接二連三的受傷。

要不是怕她受非議,楚玄淩都想直接帶著她離宮回王府了。

江蘭茵低低的抽噎著,但手一直拽著他的袖子,她知道現在可不能指責鳳兮若推她的,就是要這種似有若無的感覺,楚玄淩纔會記得自己的委屈!

楚玄淩攔腰將江蘭茵橫抱而起,聲音像是寒冰一樣:“鳳兮若,等回府了,本王會跟你好好算賬!你最好悠著點!”

話落,楚玄淩抱著江蘭茵大步離開。

鳳兮若輕蔑的挑了挑眉,這對狗男女還挺一唱一和的。

劉喜忍不住上前小聲的道:“王妃,要不您去找王爺解釋解釋,奴才也相信不是您推的……”

那個江蘭茵,一看就是個狡猾的。

鳳兮若收回視線,淡漠的道:“你看楚玄淩那種戀愛腦是聽得進我的解釋的麼,再說了,他還跟我有殺弟之仇呢,就算他明明知道不是我的問題,可仍舊不會選擇站在我這邊的。”

劉喜是皇上的心腹,自然是知道皇上和鳳尚書之間的協議的,他忍不住道:“王妃和王爺的關係這麼差勁,那以後怎麼給皇上彙報重要訊息啊,奴纔看隻能靠您肚子爭氣,一舉得男了啊!”

好傢夥!

鳳兮若嘴角抽了抽:“那萬一生的是個姑娘,冇有一舉得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