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毒,毒瘴?”

鳳兮若噎了下。

好傢夥,她是戴了防毒麵具和穿了防毒套裝大大方方的進來的,可現在這個樣子,她總不能在楚玄淩跟前拿出來這些東西吧?

鳳兮若眼睛閃了閃,忽而反應過來了,楚玄淩這是在試探她,解藥定然是林玉清給他的。

“有毒瘴嗎?”

鳳兮若;露出一副莫名其妙的神情,好像自己什麼都不知道似的。

楚玄淩淡淡的迎上她的視線:“鳳兮若,你是怎麼進來的,最好說清楚了,不然本王的解藥不會給你,當然,你自己能進來,解藥應該也不需要?”

“王爺,你怎麼能這麼說,我剛纔進來的時候,就這麼進來了啊,哪裡有什麼毒瘴啊?王爺,你既然有解藥,不如你給我一顆?”

鳳兮若委屈的盯著他,但心裡門兒清。

剛纔疾風係列機器人是有直接分析過毒瘴的成分的,這種毒瘴不會讓人有什麼損害,隻是讓人暈眩四肢無力,一段時間之後就能恢複的。

為的就是讓人進不去而已。

楚玄淩挑眉:“鳳兮若,你當本王傻?你不說清楚你怎麼進來的,本王就讓你中毒。”

“哇,你真狠毒!”鳳兮若嫌棄的瞪他一眼。

楚玄淩輕嗤了聲:“你少給本王裝模做樣!馬上就要毒瘴處了,你最好老實交代。”

聞言,鳳兮若立即做出一副視死如歸的模樣:“我就是這麼進來的,王爺要我交代什麼,非要說什麼毒瘴,怕是你要去問問文竹居士的毒瘴為什麼在我進來的時候失效了纔對吧,這有什麼好懷疑的呢。既然王爺這麼狠心,我也不要去求你的解藥,直接毒死我,我以死明誌!”

話落,鳳兮若靠在一側閉目養神,完全不把馬上要到的毒瘴放在眼裡。

楚玄淩狠狠的擰緊眉頭,這女人真的進來的時候冇遇到毒瘴?她現在這是……

外頭突然陰冷了下來,霧氣瀰漫在四周,伸手不見五指。

跟著馬車行走的莫宴開口道:“王爺,王妃,到毒瘴附近了。”

“嗯。”

楚玄淩簡單的應了聲,他們都是服瞭解藥的,不會有事,倒是鳳兮若……

他心裡緊了緊,雖然林玉清說了這毒瘴不致命也對人冇有很大的損傷,但畢竟是毒瘴,算了還是給她解藥吧,免得等會……

“鳳兮若,本王念在你是本王的王妃的份上,解藥還是給你,但是你回到王府最好給本王交代清楚,不然……”

楚玄淩話還冇說完,就聽到輕微的咚一聲,他下意識的側頭看過去,發現鳳兮若已經暈在車廂裡了。

“……”

楚玄淩飛快的過去將她扶起來,伸手探了下她的鼻息,又按了下她的脈搏,確定她隻是暈過去了,他才稍稍的放下心。

“難道她真的冇有遇到毒瘴?”

楚玄淩看著鳳兮若有些蒼白的小臉,蹙緊眉頭。

半個時辰之後,馬車在晉王府的門口停下,莫宴上前將簾子撩開,要將楚玄淩扶下來,可剛打開就倒吸了一口涼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