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宴領命趕緊跑過去:“王妃……”

鳳兮若正認真的聊天呢,這會兒很不爽的開口:“乾啥?”

“王爺讓你過去幫他敷藥。”

莫宴壓低聲音道。

鳳兮若噎了下:“你不能給他敷一下嗎?本王妃正在忙呢!”

忙著和這些小哥哥套近乎拿資料呢。

莫宴嘴角抽了抽:“王妃娘娘,王爺說了,他的臉是被你打的,如今上藥也該是讓你來上,難道你還想打了不負責麼?”

鳳兮若嫌棄的翻了個白眼,將那股氣給忍了下去,煩躁的起身:“是是是,我的錯,我去給他上藥,行了吧?”

話落,鳳兮若又朝那些藥童子們露出一個和藹可親的笑臉:“小哥哥們,你們先忙,我們等會聊啊。”

楚玄淩緊緊的盯著鳳兮若,看著她對著那些藥童子笑的跟一朵花似的,他就覺得腦殼痛。

笑笑笑!

有什麼好笑的!

怎麼不見她跟自己這麼笑!

鳳兮若明顯很是不悅的走了過來,可走到楚玄淩跟前的時候,鳳兮若還是扯出來一個難看的笑臉:“晉王殿下,您的臉還疼嗎,我來給您上藥呀。”

“少來給本王裝腔作勢的,正常點。”

楚玄淩冷冷的把冰袋子塞她手裡。

鳳兮若捏了捏冰袋子,忍不住道:“王爺,你又不是上藥,既然是捂冰袋子,你自己捂著揉著不是更方便一點嗎?”

“怎麼,你自己打的還想把爛攤子留給本王?你就是這麼負責任的?”

楚玄淩劍眉擰緊。

鳳兮若立即道:“是是是是,都是我的錯,我這人最好的地方就是知錯就改啊,來來來,我給你捂著揉揉,很快就好了,不會有損你的英俊帥氣的,等會就消腫了,絕對不會影響你在姑娘們眼裡的形象的……”

“哪裡那麼多的廢話,認真點!”

楚玄淩不耐煩的打斷她的話。

鳳兮若無語的道:“要不你坐下來,你太高,我墊著腳夠你,累。”

“這裡冇有地方可以坐。”

楚玄淩隻覺得這是鳳兮若這死女人找的藉口而已!

鳳兮若剛想回頭讓莫宴去搬一張凳子過來,餘光就瞄到旁邊的一塊石頭,她拽著楚玄淩的胳膊到石頭跟前:“喏,坐著。”

“本王豈能坐這樣的地方!”

楚玄淩俊臉陰沉。

“怎麼不能坐了,你屁股鑲金子了?坐吧,哪裡那麼多事。磨磨蹭蹭的,我看你不疼吧?那讓莫宴給你捂著揉得了唄?”

鳳兮若翻了個白眼,這貨真是耽誤事兒。

楚玄淩狠狠的剜了她一下,在莫宴吃驚的目光之中今日真的坐在那一塊石頭之上。

莫宴隻覺得自己眼珠子都要掉出來了,自家王爺是最講究規矩的了,他堂堂晉王殿下,怎麼可能坐在這麼一塊肮臟的大石頭上!

反正以前這種事,絕對不可能出現在楚玄淩的身上!

鳳兮若仔細的看了看楚玄淩臉上的巴掌印,有點想笑,可對上楚玄淩那雙略帶警告的眼睛,她忍住了,她拿著冰袋子捂上楚玄淩的臉。

楚玄淩突然大叫:“鳳兮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