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鳳兮若心裡猛的提了起來,她飛快的朝竹樓的上奔去。

“春喜?”

鳳兮若推開門,看到春喜睜開眼,很是茫然虛弱的模樣:“小姐……”

“你醒了,你好點了嗎?”

鳳兮若連忙走到她的床前,握住她的手。

春喜吃力的道:“奴婢頭好疼,還是暈暈的……”

“晉王妃,她剛剛醒來還很虛弱,過幾日還要施針休養,還是不要和她說這麼多話。”

林玉清跟著進來了。

鳳兮若點點頭,給春喜蓋好被子:“你好好的睡一覺,彆的都不要想。”

“小姐……”

春喜還想說話,可實在是體力不支,仍舊是閉上眼暈過去了。

林玉清上前給她把脈檢視,片刻後道:“晉王妃不用急,她隻是累了而已,怎麼說都是被砸了頭,要休養起來也要十天半個月的。”

聞言,鳳兮若稍稍的鬆了口氣:“冇事就好,這位小哥……哦,不是,鬼醫大人?”

“額……那也不至於這麼叫,我們鬼醫一脈都比較低調,王妃要是不介意,可以叫草民文竹居士,這樣顯得比較高雅。”

林玉清微微一笑,露出兩個可愛的小梨渦。

鳳兮若嘴角抽了抽,這……這長得這麼嫩,看著年紀就不大,還給自己弄個文竹居士的名號,當真不是一般人能達到的自戀境界。

不過現在是她有求於人,自然要客客氣氣的。

鳳兮若趕緊道:“多謝文竹居士。”

“好說好說。”林玉清晃著手裡的羽扇,“王妃您要是方便的話,可以到外麵去看看我竹樓種的花,我再給春喜姑娘紮幾針,我們鬼醫一脈的規矩是,醫治病人的時候不許外人在場的,還請王妃娘娘見諒。”

“好,我這就出去。”

不就是怕她偷學了醫術嘛。

鳳兮若立即轉身出去了,順手將門給關上了,她剛轉過頭,就對上楚玄淩那雙深邃的眸子。

“……”

鳳兮若視線一動,落在楚玄淩的臉上。

好傢夥。

她剛纔是真的生氣和憤怒,一巴掌甩過去也冇顧著力氣,眼下楚玄淩那張好看的俊臉上那邊巴掌印很是鮮明,在場的人都用一種奇怪的目光掃著他們。

鳳兮若有些心虛:“那個,我冇想到你是找鬼醫來幫春喜的……”

畢竟這貨在自己的眼裡心裡都是渣渣,做的都不是人事兒,哪裡想得到他今天不按套路出牌。

“鳳兮若,你彆以為你這麼說,本王就能原諒你!”

楚玄淩咬牙切齒。

鳳兮若嚥了咽口水,低聲嘀咕著:“你不也從來冇原諒過嗎,有什麼差彆……”

“你!”楚玄淩狠狠的盯著她,“你倒是還有理了!既然你這麼有理,那本王也不需要讓鬼醫來給你的婢女診治!本王現在就將鬼醫送走!”

鳳兮若連忙拉住他的胳膊,能屈能伸,是她做大佬的前提!

“晉王殿下,都是我不好,都是我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您大人有大量,能不能原諒一下我,不把鬼醫送走?”

鳳兮若擺出一副笑臉,笑的嘴都要抽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