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果然林子裡還有彆人,把春喜帶到這裡來是做什麼?”

鳳兮若有些納悶。

她正嘀咕著,就看到有兩個小廝朝她這邊走來,看樣子是找地方小解。

未免被髮現,鳳兮若飛快的一躍翻身躍上身後的高數樹之上。

那兩小廝鑽進草叢裡,邊小解邊大聲的聊天。

“你說晉王殿下把那丫頭弄過來給公子是做什麼的,神神秘秘的。”

“我聽說那丫頭是晉王妃的貼身婢女,被晉王側妃砸了頭,眼下昏迷著,反正是半死不活的,就算醒了也是個半傻子了,既然這樣,估計是送來給公子試藥的。”

“試藥,試什麼藥?”

“這你都不知道啊,公子近來研製了不少的新型的毒藥,正想找藥人呢,所以那丫頭反正都這樣了,拿來試藥不就是最好不過的事了嗎?”

“那倒是,能給我們公子做藥人試毒,那也算她死得其所,不然就算醒來了,也是個傻子,活著多累。”

兩小廝絮絮叨叨的聊著,小解完了,趕緊轉身就走。

鳳兮若心裡猛的被揪緊,一股子的怒火蹭蹭的在胸腔裡竄動著。

才這麼想著,鳳兮若就看到楚玄淩和一個白衣男子從竹樓裡走了出來,兩人似乎在認真的討論著什麼。

該死的楚玄淩!

鳳兮若從樹上跳下,飛快的衝上去,她的速度夠快,就連一旁的莫宴等人都隻覺得一陣風刷過。

啪!

一個響亮的耳光甩在楚玄淩的臉上,鳳兮若一把抓住楚玄淩的衣領:“楚玄淩!你要不要這麼惡毒!竟然把春喜送到這裡來當藥人!要是春喜真的在你手裡丟了命,我就弄死你!”

“鳳兮若!你個瘋女人!”

楚玄淩惱怒的伸手將她推開,剛纔這女人突然冒出來一巴掌打在他的臉上,現在火辣辣的疼,這就算了,這麼多人盯著看,他簡直是被氣死!

“你把春喜還給我!”

鳳兮若擼袖子要再次動手。

林玉清趕緊上來:“你是晉王妃吧?什麼藥人,你是從哪裡聽到這樣的謠言的,晉王那是將春喜姑娘送到我這裡來診治的。”

“是啊,王妃,這位可是大名鼎鼎的鬼醫!王爺特彆尋來的!”

莫宴也回了神,急急的上前幫忙解釋,要是按著以前楚玄淩的脾氣和性子,敢有人公然毆打自己,那人肯定死定了,可現在楚玄淩生氣歸生氣,但卻一點要動鳳兮若的念頭都冇有。

真是奇了怪了。

“鬼醫?”

鳳兮若一愣,她既然要查清楚真相,還自己一個清白,平日裡機器人到處蒐集的訊息可是包羅萬象的,這鬼醫的事她也是聽說過的,據說這鬼醫神龍見首不見尾,蹤跡不定,但醫術極高。

春喜昏迷不醒,醒來還有變傻子的危險,鳳兮若這幾日已經找了不少的大夫來了,都冇有什麼效果,她也不是冇想過找著傳聞之中的鬼醫,可找不到啊!

這人,是鬼醫?

見鳳兮若質疑他,林玉清立即就指了指竹屋之內:“那位春喜姑娘就在裡頭,剛纔我已經檢查過她的傷勢也給她施針去了她腦子裡的淤血,通了血脈,不出半個時辰,會醒來的。”

這話音才落,竹屋裡就奔出來一個藥童:“醒了,醒了,那姑娘醒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