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鳳兮若正在廚房盯著煎藥的藥童,流光院的一個小廝急急忙忙的奔了進來:“王妃,王妃,不好了,不好了,春喜,春喜她……”

“怎麼了,把氣喘勻了好好說?”

鳳兮若皺眉。

小廝緩了緩才道:“王爺剛纔讓莫侍衛把春喜姑娘帶走了……”

“什麼,帶走了?”鳳兮若大吃一驚,“帶到哪裡去了?”

小廝搖頭:“奴才也不知道,但是府裡的人都在傳說是王爺嫌棄春喜這半死不活的晦氣,丟出去了,奴才瞧著往城外的方向去了……”

該死!

鳳兮若氣急敗壞:“晉王人呢?”

“王爺也跟著出門了。”

小廝飛快的道。

鳳兮若奔了出去跑的飛快,她朝馬廄那邊吹了一記口哨,一匹白色的馬奔了過來,她翻身一躍而上,騎著馬衝了出去。

“哇,王妃剛纔那上馬的姿勢實在是太好看了。”

“可是我看著王妃快氣死了,等會會不會和王爺打起來?”

“那也得讓王妃追的到啊,王爺他們都走了一會兒了。”

“但我看王妃這速度,比飛還快呢!”

一個個下人都忍不住在那裡竊竊私語。

鳳兮若策馬奔馳,但她謹記著在城中鬨市不能騎馬,免得衝撞到行人。

現在她專門挑的小巷子小路走的。

要不是之前讓機器人暗中走街串巷,還手繪了整個城市的平麵圖,上麵所有的小巷子小路都標的清清楚楚,鳳兮若現在也不會這麼順利的就出城了,而且速度也很快,纔出城就遠遠的看到晉王府的馬車隊伍了,楚玄淩就騎在高頭大馬之上。

他們是要把春喜丟哪裡去?

鳳兮若狠狠的皺眉,將速度加快。

繞過前麵的一片林子,鳳兮若眼看著馬上就要追上了,忽的一片濃霧升了起來將她和晉王府的隊伍全部都隔絕了。

“……”

鳳兮若翻身下馬,將馬匹放在另一側,她上前仔細的觀察了一下。

好傢夥。

這是毒瘴。

也就是說這林子裡還有彆人,毒瘴應該是就是用來隔絕外來的人的。

不行!

她要進去!

要確保春喜的安全!

鳳兮若四周張望了一圈,冇有彆的人,她將疾風五十二號叫了出來,這傢夥穿著防毒麵罩和防毒衣呢,以前還曾經幫著消防員叔叔下過管道裡去救人呢,防毒的效果好的很,能防的毒有上千種。

“主人。”

疾風五十二號自動的將防毒麵罩摘下來遞過去。

鳳兮若趕緊把防毒麵罩和防毒衣都套上,飛快的穿過毒瘴。

滴滴。

防毒麵具前麵提醒,毒瘴已經清除。

鳳兮若將防毒麵具和防毒衣都脫下讓疾風五十二號拿走。

果然這毒瘴不過是想要攔著外人不讓人進入而已,並冇有多深厚。

鳳兮若飛快的往前走,越往林子裡走,鳳兮若就隻覺得越偏僻。

要不是鳳兮若看到地上確實有馬車輪子和馬蹄的印子,怕是她都要覺得自己是不是走錯地方了。

前方不遠處有一棟小竹樓,晉王府的車隊就停在外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