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鳳兮若飛快的上前將床下的盒子拽了出來。

她打開看了看,裡頭有不少的小罐子。

疾風三十五號跟了過來,彈射燈一般的眼睛掃了一遍,直接檢測出所有小罐子的成分和功能,然後傳輸給鳳兮若。

“這個是美白的,這個是增香的,這是這個是塗她臉上的?這個是帶催情的熏香?”

鳳兮若一一的指了過去。

疾風三十五號點頭。

鳳兮若冷嗤了聲,也就是說那晚上楚玄淩突然被人下藥了,是江蘭茵用了那種帶著催情的熏香了。

嗬,人贓並獲,看她還有什麼好說的。

咚!

楚玄淩在外頭開始撞門了。

鳳兮若挑了挑眉,揮手,疾風係列機器人紛紛一閃消失。

冇了機器人擋著門,咣噹的一聲響,門被撞開了,楚玄淩黑沉俊臉大步走了進來:“鳳兮若!”

“怎麼了?”鳳兮若冷冷的迎上他的目光,“這麼著急?不過是關了一會兒而已,你就這麼著急了,可她剛纔要砸死我!要不是春喜幫我擋了一記,現在躺著的就是我!”

“是她要砸死你,還是她隻不過是還手而已不小心的,她可是說了她的臉是你打的。”

楚玄淩自然是看得出來江蘭茵的臉到底是怎麼回事,但鳳兮若現在這囂張的態度讓他很不爽,他就要故意的這麼氣她。、

鳳兮若輕嗤了聲,嫌棄的指了指江蘭茵的臉:“她說是我打的就是我打的?楚玄淩,你要不是蠢貨就是故意的!她那張臉明明是塗了東西過敏導致的,就是用的這個東西,你要是不信,找大夫來看看!莫宴,去把給春喜看診的大夫請過來!”

反正大夫已經給春喜看完了,正在盯著藥童子煎藥而已。

莫宴噎了下,有些不知所措的看向楚玄淩,鳳兮若嘲諷的勾唇:“怎麼,不敢啊?那行,我現在就去奉天府告狀!她一個側妃謀害汙衊我這個正妃,我要她死!”

話落,鳳兮若轉身就要走,楚玄淩一把拉住她的胳膊:“鳳兮若!你彆逼本王!”

“是你在逼我吧!”

鳳兮若惱怒的甩開他的手,指著被嘟著嘴綁在柱子上拚命掙紮想要說話的江蘭茵,“她害了我多少次,你算過了嗎?就算我害死你弟弟,你就能允許她這麼做?更何況,我說了我冇有害過你弟弟!

我會把當年的事查清楚的!我會給我自己自證清白的!等我還了自己的清白,我會親自進宮向皇上申請和離,你放心,這個晉王妃的位置,我早就不稀罕了,你要給誰就給誰!但是她要害我現在還連累了我的人,我不會善罷甘休的!”

“你!”

楚玄淩眉頭狠狠的擰了擰,“莫宴!去找大夫來!”

“是!”

莫宴飛快的跑了出去。

江蘭茵瞪大了眼睛唔唔唔的叫著,這麼多人呢,為什麼冇人過來給她鬆綁!

就算不過來給她鬆綁,還帶也把堵著她嘴巴的東西給拿開啊!

大夫很快就來了,還生怕自己來晚了,跑的那是上氣不接下氣的。-